个人资料

编辑个人资料-修改头像

人数:

活动:

性别:女

加入:17207 天 之前

上次登陆:17207 天 之前

简介:

爱好:

花都母之恋

类型:乱伦小说 查看:242 加入时间:477 天 之前

S市的国际机场内,一位拉着一个小行李箱的英俊少年缓缓走出通道,穿过 人流涌动的大厅,继而来到了机场的外面。

暮春初夏的阳光有些刺眼,少年微微眯起眼睛适应了一会儿,然后睁大眼睛 看了看四周有些陌生的建筑,似乎是陷入了回忆,眼神迷离而深邃。

少年不大,看起来最多十七八岁,相貌英俊,一头散乱稍长的黑发,两道剑 眉下是一对狭长的黑眸,坚挺的鼻梁完美的撑起这一对眸子。

那一双深邃而悠远的黑眸之中仿佛隐藏着无尽的秘密,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 笑容,轻佻的背后藏着深沉的醉人韵味。

这让本应该是稚嫩的脸庞却有着不合年 纪的成熟与坚毅,随意的打扮又衬托出几分浪子味道。

这是一个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孩。

男孩有些激动地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大喊道:“S市!我叶皓轩回来了!” 周围的人并没有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这个男孩,反而用一种善意的理解目 光,男孩一看就是从国外归来的学子,刚回来有些激动是难免的。

叶皓轩并没有久留,突然回国的他并没有人来迎接,随手叫了一辆出租车便 离开了机场。“小伙子!去哪?”司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和蔼大叔,和气的问道。“去紫枫小区!”叶皓轩笑着回答道。“好嘞!”司机爽快地答道。

眯起眼睛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叶皓轩的思维在不断地转动。“不知不觉自己已经离开这里五年了,不知道母亲的公司如何了?姐姐的大 学生涯也应该快结束了吧?”想起从小就一直欺负他的刁蛮姐姐和对自己百般宠 爱的母亲,叶皓轩的嘴角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车窗外飞快地闪过一群穿着S市一中校服的学生,熟悉的校服让叶皓轩想起 了熟悉的她。“五年过去了,最挂念的她也应该高三了吧?五年没见不知道她变成什么样 子了?

从小就一直是校花的她如今也应该是亭亭玉立了吧?
唉!五年前的不辞而 别,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我的气!” 叶皓轩有些无奈地想到,脾气几乎是自己姐姐翻版的她从小就是一个刁蛮任 性的大小姐,可不好应付啊!

想到这里,叶皓轩不禁有些发愁。
不知不觉地,出租车已经到了紫枫小区的门口,由于紫枫小区是一个高级小 区,一般的车辆是进不去的,所以司机只好停在门口。
叶皓轩付了钱,拖着行李箱走向小区内。

说起来这个高级小区还是母亲的紫 藤集团建的,由于父亲是S市的市长,所以即便母亲是紫藤集团的董事长,但是 考虑到父亲的仕途,他们家还是低调地住进了小区内,毕竟一市之长住在豪华的 别墅内还是会引人闲话的,尤其实在升迁的重要时刻。

慢慢地走向自己家所在的那一栋楼,叶皓轩本来一直平静的心情渐渐地激动 起来,五年了,自己离开这里已经五年了。
很快地,叶皓轩便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口,他没有去掏钥匙,因为门是用密码 和指纹来解锁的,熟练地输入了八位密码和指纹,门无声地自动开了。

就在叶皓轩准备进门的时候,一阵令人面红耳赤的性爱声音传了出来,肉体 的撞击,男子粗重的喘息,女子有些放荡的呻吟。

这让他脚步一滞。
女子的声音很熟悉,赫然是自己的母亲柳茹眉,但是叶皓轩的眉头却是紧紧 地皱了起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父亲此时应该在市政府大楼里,那就是说 那个在自己母亲身上纵横驰骋的男子是另外的人。

换句话说:“自己的母亲在偷情!” 想到这里,叶皓轩有些愤怒,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但是五年来的另类生活使 得他有着非比常人的冷静和坚韧,脸色慢慢地恢复了正常,只是神色复杂到了极 点。“难道五年的时间让父母的关系变得如此糟糕了吗?自己一向敬爱的母亲居 然会红杏出墙,而且居然明目张胆把偷情的地点放在自己的家里。” 想起走之前父母的恩爱模样,叶皓轩心中有些难受,难道那些都是装出来的 吗?

如果不是装出来的,那为什么母亲会这样,他心中很是不解。

为了弄清心中的疑惑,叶皓轩没有打草惊蛇,悄无声息地走进门,小心翼翼 地关好门,将行李箱放下,蹑手蹑脚地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令人心跳加快的叫床声不绝于耳,母亲那媚意十足,甚至说都有些放荡的叫 床声一遍又一遍地传入叶皓轩的耳中,让叶皓轩紧紧地握住了拳头,不过他的心 跳比平时可不止快了一拍,母亲的呻吟实在太过诱人。“少东!用力……

啊……
好深……
嗯……
唔……
顶到了……
顶到最深处了 ……
啊……
用力……
啊……
嗯……
啊……
好硬…
太美了……
嗯……
全部插进去了……
啊……
太美了……
嗯……
啊……
好舒服……
啊……啊……” 叶皓轩发现母亲的卧室门都没关,所以才导致这一阵阵令人销魂的呻吟传遍 整套居室。“难道已经嚣张到这种地步了吗?”叶皓轩眼中流露出伤痛的神色, 指节因用力过度而咔咔作响。

由于卧室的门没有关,房间内的情景一览无遗。

叶皓轩先是小心地隐匿好身 形,然后用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看向卧室内。

床下的地面散落着一地的衣物,覆盖在最上面的是一条紫色的蕾丝内裤,那 是一款三角的低腰造型、贴身的流线款式,正面蕾丝镂空处那朵牡丹形状的刺绣 花纹则尽显着妩媚和高贵,而裆部则是半透明的薄纱裤底,套在身上时能隐约透 出黑色的阴毛。

叶皓轩可以想象出内裤穿在自己母亲的身上是多么的诱人,可是这条内裤看 起来却是湿漉漉的,不知被什么液体所沾湿。

内裤的下方是一团黑色的丝袜,那细密的针织,他可以想象到,被自己母亲 那双修长的双腿所穿上是多么地诱惑。

紫色的蕾丝胸罩似乎和内裤同出一款,此时的它悲哀地悬挂在床的角落,似 乎在预示着主人的情况。

只见那张本应该是父母颠鸾倒凤的大床上,一个身体健硕年纪轻轻的赤裸男 子躺在上面,一个同样是赤裸的美艳熟妇以一种高傲的姿势骑在男人的身上。
或许都不应该叫做熟妇,如果没人知晓年纪,人们只会把她当作是一个二十 七八岁的美艳少妇。

处于上方的美妇那光洁如玉的肌肤犹如婴儿般粉嫩白腻,从上往下看去,一 头飘逸的长发随意地垂落,遮住了动人的娇颜,天鹅般雪白的玉颈下是性感的锁 骨,两边一对圆润雪白的香肩。

再向下便是一对高耸挺拔的雪白酥胸,那傲人的弧度让素来以大著称的西方 女人都自惭形愧,两座雪白柔腻的山峰上,一对樱红如血、娇羞粉嫩的蓓蕾点缀 其上,此时随着美妇的动作而上下跳动,勾勒出诱人的弧度。

由于运动的剧烈,美妇的额头渗出香汗,一滴汗珠顺着脸颊滑落。
一路地香 汗使得液珠不断扩大,晶莹透亮的液珠终于挣脱了绝美面庞的束缚,垂直往下滴 落,溅落在她的胸前,沿着她那深深的乳沟向下滴淌。
液珠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那两座抖动着的乳峰后,淌到了雪白平坦的小腹,而 后加速向下滚动,最后来到了小腹下方那丛乌黑浓密的阴毛中。

此时的美妇坐在男人的身上全身淫荡扭摆,用自己的蜜穴不断地吞食下方的 带着避孕套的紫红色肉棒,而身下的男人也配合着美妇的动作,不断地耸动着下 体。
从叶皓轩的角度看去,只见一根带着避孕套的巨大紫红色肉棒在自己母亲雪 白丰腴的屁股中间不断地进出,每一次的抽送都是一波猛烈的冲击。
将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母亲轻轻地张着樱桃小嘴呢喃着让叶皓轩血脉喷涌的 淫声浪语,媚眼陶然半开地半闭着,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 中表露无遗,媚眼如丝,暗含浓浓的春意。

似乎是感觉到美妇的欲望,身下的男子耸动的力度更加的大了,这让美妇丰 腴的屁股的抬动更加快,一次次将身下男子的肉棒吞入又突出,带出了一阵阵的 淫水,将两人结合处的阴毛都沾湿成一缕一缕的。“啊……太美了……
啊……
好深……
嗯……
少东……
嗯……
真大……
啊……
啊……
好热……
啊……
好热的东西……
嗯……好舒服……” 随着身体之中欲火的发泄,上方的美妇也加大了她美臀扭摆的幅度,让她的 阴道一紧一松地吸咬着身下男子的肉棒,樱桃小嘴里无意识地呻吟着:“喔…… 不行了……

要……到了……” 男子看出美妇的高潮即将来临,配合着加快了抽送的频率,一直无所事事的 双手抬起,抓住了那两团不断晃动的雪白,稍稍用力的揉捏起来,拇指按住那精 致的嫩红樱桃不断地搓揉。

本就在极限的美妇被酥胸上传来的刺激一下子攻破了最后的防线,她的身子 急促地痉挛着,颤抖着,媚眼紧紧地闭着,娇靥充满了激情的酡红,阴道深处的 压迫力也逐渐加大。

一想起这个骑在自己腰上的美妇是S市最大集团紫藤集团的董事长,平日里 一幅端庄高贵、冷艳十足的高傲模样,身下的男子便觉得十分刺激,双手握住了 她的纤细腰肢,肉棒从下而上的抽干着,硕大的龟头,顶撞在这个美妇董事长的 花心深处!“啊……要死了!……
啊……
啊……啊啊啊啊……” 情到最深处,一股强烈的冲击从下体向周身迅速扩散蔓延开去,美妇浑身一 阵痉挛,禁不住失声地呐喊。

子宫深处喷射出一阵又一阵火热的阴精。“……啊……” 充满着性爱气息的房间之中沉寂了好一会儿,忽然发出了一声十分高亢的呻 吟,伴随着那大床发出的吱呀声,以及阵阵肉体的撞击声,而消散。“我的董事长,你刚刚好浪哦!”身下的男子邪笑道。“你、你怎么还没有射!”刚刚高潮后浑身酸软无力的柳茹眉排在男人的胸 膛上娇喘吁吁的问道。“我可是很厉害的哦!今天一定会让您欲仙欲死的!”身下的男子有些兴奋 的说道,能够得到如此美貌、如此高贵的董事长的肉体,他又怎么不会下点功夫 呢?

男子名叫李少东,自三个月前被招聘为董事长秘书以来,他就使出了浑身解 数,用尽一切手段、通过一切渠道去勾引这个美貌无双、娇媚无比的紫藤集团董 事长柳茹眉。
凭借着应聘之前那个神秘人给自己的资料,他对柳茹眉的各种生活习惯、各 种兴趣爱好、甚至是做爱时的姿势,都有着清楚的了解。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只 用了一个月就成功地吸引了柳茹眉的注意。
又和这个娇媚高贵的美妇玩了一个多月的暧昧,才成功地上升到和她搂搂抱 抱、卿卿我我的地步,再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和柳茹眉体验就像是初恋情人亲 吻、抚摸的过程。

他把这个美妇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处肌肤都用手和舌头亵渎了无数遍,那丰 腴的美臀、饱满挺翘的美乳不知道被他的双手抚摸揉捏了多少次,那幽幽蜜谷前 肥嫩的阴唇、那精致嫩红的菊花蕾,也不知被他的舌头舔舐了多少回。

一个月来 美妇在他高超手舌下高潮的次数数不胜数。
但是一直以来,柳茹眉一直没有让他越雷池一步,甚至没有用自己那娇艳欲 滴的香唇和滑腻的香舌去替李少东服务,只有一次在李少东欲火难耐的情况下才 用玉手替他消火。
李少东几乎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才终于在今天有了质的突破,他今天一如 既往的挑逗柳茹眉,但是就是不让她高潮,加上柳茹眉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情欲 特别的旺盛,于是欲火焚身的柳茹眉就把李少东带到了家里。

所以,就有了之前的一幕!

此时此刻,依然被柳茹眉跨坐在腰间压在身下的李少东忽然有一种啼笑皆非 的感觉。

没有想到,平时端庄成熟,始终不让自己越雷池一步的高贵冷艳甚至是高傲 的的美妇董事长,放纵起来竟然这么风骚!

刚才的柳茹眉就像是一个女骑士般坐在自己的身上,那放荡的姿态,淫荡的 姿势,就是比之洗浴中心的头牌小姐来都毫不逊色。

此时,柳茹眉娇弱无力地趴在李少东健硕的胸膛上,胸前那两团硕大的雪白 被压得扁扁的,柔软的弹性倒是让李少东舒服不已。“我亲爱的董事长大人!这次换我在上面吧?”李少东的一双手伸到美妇的 背后,抚摸着柳茹眉浑圆、雪白、充满弹性的丰腴美臀,用一种诱惑的语气在柳 茹眉的耳边说道。“不、不行!”柳茹眉娇喘呼呼,她的呼吸很急促。

刚刚的放荡动作几乎耗 光了她的体力,加上高潮的刺激让她感到了混身无力。
但是依然插在身体之中的 肉棒却似那么的坚硬,那么的灼热!“果然,做这种事情,还是男人压在自己的身上省力。”柳茹眉心中是这么 想的。

但是从小就一直有着浓重征服欲望的她可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对于自己的 丈夫,她深爱着他,所以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对他是是百依百顺,但是身下的男子 只是自己的情夫。

在美妇看来,还没有亲密到可以让做爱姿势随意的地步,虽然两个人已经亲 密的不能再亲密了,还能彼此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房间中性爱的味道混合着美妇的阵阵体香,形成了一种淫靡无比的味道,这 种味道最能勾起男人的性欲。
虽然双腿感到了酥软无力,但柳茹眉还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从李少东的身 上离开,强打起精神背对着他摆出了一个像小母狗的姿势。

那丰满白嫩的屁股正 对着李少东在晃动着。“……呼……呼……”李少东的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没想到一向高贵冷傲 的柳茹眉竟然主动摆出如此下贱淫荡的姿势,自以为不会被男人压在身下的她不 知道的是,这种姿势其实更加的淫靡,更加能勾起男人征服的欲望。“看来你真有做性奴的潜质啊!不枉我耗费三个多月的苦心!

以后你的生活 会很精彩的!哼哼!”李少东心中自语了几句,但是还是立马起身压了上去。
门外一直暗中观察的叶皓轩此时眼中喷射出愤怒的火焰,没想到自己的母亲 竟然如此的下贱,强按下冲进去的念头,深呼吸了几下,继续暗中观察。

因为他 敏锐地注意到母亲背后李少东的眼神,那是一种危险的眼神,这绝不是一个普通 的情人所能拥有的。

这个李少东,大有问题!
李少东可不知道门外有人,他现在一心都扑在眼前这个犹如一个多汁的水蜜 桃般的屁股上面,又圆又翘的屁股高高耸起,白滑的臀肉上湿淋满是汗水,在屋 内光线照射下白花花一片。

柳茹眉腰肢纤软,屁股却肥滑圆翘,又圆又大,丰腻之极,脂玉般白腻的臀 肉又肥又嫩,熟艳得彷佛要滴下水来。

丰满的臀肉紧紧并在一起,使她臀沟显得 非常深,只能看到一条光润的肉沟被丰腻的臀肉夹在中间,里面水汪汪地浸满清 亮的液体。

李少东从来没有以这种姿势观赏过柳茹眉的屁股,他用手将两瓣丰腴的臀肉 朝两边分开。

肥滑的雪肉油脂般滑开,臀沟内满溢的淫水流淌下来,露出一个水 光光红艳欲滴的性器。

美妇整条臀沟敞露出来,白腻的臀沟底部,嵌着一朵红嫩的肛蕾。

比起她肥 圆的屁股,那朵肛蕾显得很小,湿淋淋紧缩着,像朵柔嫩的雏菊。

看着这个不知被自己用舌头添了多少次的菊花蕾,强忍着将肉棒插进这嫩红 肛蕾的念头,他知道这个美妇虽然现在服服帖帖,但这只是建立在她的欲望的基 础上,一旦有出格的动作肯定会立马翻脸。

他胯下的肉棒依然火热无比,李少东分出一只手在她的饱满的酥胸上轻轻地 揉抚,他握着肉棒,对准了正在微微蠕动着的阴唇,奋力冲刺,直捣黄龙!“嗯……唔……好深……” 被这个姿势干的很深的柳茹眉满足地呻吟一声,扭动微抖的躯体,摆动着肥 美的屁股向后迎合着李少东的深入。

在柳茹眉的身后,李少东的眸子里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阴谋的味道,有些深邃 的盯着柳茹眉雪白的背部,嘴角勾起玩味的弧度,一边挺动着肉棒,双手也不落 下,一把握住了她身前不断晃荡坚挺的乳房,拇指与食指逐渐灵活地捏着雪峰上 的乳头。“……啪……
啪……
啪……
啪……
啪……啪……”小腹撞击屁股之间的撞击 声在房间之中回响。

李少东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收回目光,双手揽住柳茹眉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 柳腰,小腹的耸动频率不断地加快。“噢……啊……
好……
快……
嗯……
啊……
唔……
嗯……
好深……
好深……
顶到花心了……
啊……
好美……
嗯……嗯……” 柳茹眉的放浪呻更勾起了李少东的欲火,他的双手再次的抓住了柳茹眉的乳 房,肉棒不断地从后面插入她的身体又抽出,凶猛的程度更似之前,肉棒在蜜穴 里的耸动更加的剧烈,更加的深入了。

每一次的进入都会顶到柳茹眉柔嫩的花心,肥美的屁股被撞击的通红,颤动 出一阵阵肉波,配合着胸前的晃动,真可谓是臀波乳浪。“啊……好深哦……
顶到了……
顶到了啊……
啊……
少东……
老公……
啊 ………
啊……
又要来了………啊啊啊啊啊……” 随着李少东的抽动,柳茹眉的躯体不自觉地左右扭动,下体却又上下起伏迎 合着,樱桃小嘴中无意识的乱叫。
就连老公这种亲密的词汇都叫了出来。

随着一 阵高昂的浪叫,柳茹眉敏感的身体再次开始痉挛,子宫内的阴精喷射而出。

李少东也是快速抽动了几下,抱住柳茹眉肥美的屁股,火热的精液一股又一 股地射出,虽然有着避孕套的隔绝,但是火热的温度还是烫的柳茹眉不知道东西 南北,鼻中嗯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连续将近两个小时的高强度性爱,而且全是柳茹眉主导,此时不晕过去才怪 呢!

喘息了一会儿,李少东满意地看了看撅着屁股晕过去的美妇,眼中带着危险 的目光拔出肉棒,龟头前面的避孕套中积累了他一个月以来的精液。

李少东伸出手指,在美妇深藏在臀肉中的肛蕾上揉了揉,然后用力的伸了进 去,随意地搅动了几下,手指深切的感受到肛蕾的紧致,以他的经验和以前舔弄 菊花时柳茹眉的反应,断定没有人用过。“……嗯……”睡梦中的美妇似乎感觉到肛蕾的不适,轻轻地嗯了一声。“真是一个美妙的菊花啊!可惜轮不到我来开苞了!”李少东带着点遗憾的 说道,抽回手指,挺着还未软下去的肉棒跳下床。

李少东来到自己的衣服旁边,从西服的口袋中拿出一个精致的数码相机,对 着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昏睡的柳茹眉转了一圈,一连照了几十张的特写,每一个角 度都有所涉及。

那满是红晕的昏睡娇颜,饱满的酥胸,丰腴的美臀,仍然滴着淫水涌出白色 浑浊物的桃源谷,还有那精致的菊花蕾,都被李少东完整的记录下来。

照了近百张之后,李少东觉得似乎还不够,低头看了看龟头上满满的一袋子 精液,李少东邪恶的笑了起来。

他轻手轻脚的把柳茹眉抱起来,让她靠在床头,背后正是柳茹眉和她的丈夫 叶宗清的婚纱照,又分开柳茹眉的一双美腿,让娇嫩的蜜穴完整地展现在数码相 机的面前。

但是这还不是全部,李少东取下满满一袋子的精液,爬上床,用一只手捏住 柳茹眉那微微张开喘息的小嘴,让娇艳欲滴的红唇张开的幅度稍微大一些,然后 将避孕套中腥臭的精液倒了一部分进去。

腥臭的精液一部分流入柳茹眉的口中,一部分顺着红唇流了下来,挂在嘴角 边,看的人血脉喷张。

李少东并没有停下手,而是将剩余地精液拿到柳茹眉光洁的额头处,然后把 一袋子的精液全部顺着额头倒了出来,白色的浑浊精液顺着柳茹眉绝美的轮廓缓 缓下流,那缓缓下流的白色腥臭精液,比被颜射还要淫靡。

浑浊腥臭的精液流过美妇董事长绝美的面容,留下了一道道白色的痕迹,精 液顺着吹弹可破的面容滴落到胸前两团高耸的雪白上,然后又流过这两座雪白的 山峰,由那两颗嫩红的樱桃上滴落。

正好落到那打开的美腿中间毛茸茸的幽谷之中,巧合地顺着两瓣微微张开的 嫩红阴唇之间流下。

不知道的人乍看起来还以为是被人内射之后顺着阴道流出来 的。

李少东迅速地抓拍了这一淫靡的场景,满脸满身精液的高贵董事长,嘴角还 挂着粘稠腥臭的精液,这让李少东的胯下几乎又要挺立。

拍了好久,李少东都不记得自己拍了多少张,拍着拍着他的肉棒就有再次挺 立起来,但是他没有去管,而是赶快用准备好的毛巾将自己的精液全部拭去,防 止精液干了以后被柳茹眉察觉。

然后见柳茹眉仍然是深度昏睡的状态,色心大起的他没有停止拍摄,而是将 柳茹眉摆出一个又一个淫靡的姿势,甚至将自己沾满了精液的肉棒插进了柳茹眉 娇艳欲滴的小嘴中。

就这样拍摄了半个小时,李少东满意地收起相机,抱着柳茹眉在床上躺了下 来,静静地等着柳茹眉苏醒,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激烈性爱的柳茹眉被自己干晕 之后,估计要好一会儿才能醒来。

叶皓轩一直冷漠地看着李少东的种种行为,他没有去阻止,他从李少东的自 言自语之中隐隐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李少东可能只是一个诱饵,一个引诱 自己母亲上钩的诱饵,这背后估计有着惊天的阴谋。

而这个阴谋所指向的,或许不仅仅是自己的母亲和她的紫藤集团,而是自己 的整个家族。
而要想查清楚这个阴谋,就必须让幕后黑手现出原形,这就要让幕 后黑手的阴谋持续下去。
虽说这样来说自己的母亲会遭到难以想象的对待,但是叶皓轩没有一丝一毫 的犹豫。

在他看来,是母亲先出轨偷人,还在情人面前表现的这么淫荡,这让他 难以接受,甚至是愤怒。
让她吃点苦也是应该的,反正她已经被人玷污了,已经 不再是自己以前那个母亲了。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五年的另类生涯让他的心变得冷酷无情,为达目 的不择手段已经深深植根于他的脑海中,就连以前最能左右他的亲情,也随着母 亲的出轨而变得浅薄。

或许现在唯一能影响到他的,就只有和他青梅竹马的那个 她了吧。
叶皓轩没有离开,他隐藏在暗中,观察着床上的两个人,他并不担心会被两 人发现,五年来经历过无数次任务的他对自己的隐匿技术很有信心。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床上晕过去的柳茹眉渐渐有了苏醒的迹象。

面对面侧 躺着的两个人姿势很是暧昧,李少东的一只胳膊被柳茹眉枕在下面,但是这只胳 膊的手却绕过柳茹眉的身体,握住了坚挺的酥胸。
另一只手则搭在柳茹眉丰满挺 翘的屁股上。

由于柳茹眉的屁股是正对着卧室的门,门外的叶皓轩正好能清晰的看到李少 东的手对自己母亲屁股的蹂躏。

那只手虽然很大,但是和自己母亲浑圆丰腴的屁股比起来还是小了太多,但 是并不妨碍那只手对自己母亲屁股的袭扰。

先是张开手尽可能的覆盖整个臀部,又揉又捏,好像在玩弄一个雪白柔软的 肉球,但是那只手并不满足于此,揉捏的同时,中指不时地深入两瓣肥嫩的臀肉 中间,手指先是抚摸自己出身的蜜穴,然后又移动到臀瓣深处的菊花蕾上,缓缓 地揉动,浅浅地玩弄。

叶皓轩虽然打定主意要用母亲引出那个黑手,但是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如此 玩弄自己母亲的屁股,还是不由得怒火中烧,险些就要控制不住冲进去。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使他熄灭了冲出去的念头,但是心中的怒火却燃烧的更加 凶猛,手握的也更加的紧了。

视力极好的他清晰地看到,母亲丰腴的臀瓣中间,渐渐地渗出水来,不仅沾 湿了那只可恶的手,还把蜜穴四周的臀瓣和大腿根部弄得湿淋淋的,在屋内光线 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刺眼。“……唔……嗯……”柳茹眉梦呓了几声,紧闭的美哞缓缓地睁开。“茹姐!你醒了!”李少东温柔地看着苏醒的柳茹眉,故作关心地问道。“……嗯……”柳茹眉轻轻地嗯了一声,心中有些温暖,自己的丈夫虽然很 爱自己,但是忙于工作早出晚归的他那里曾这么温柔地看着自己醒来过。

这个自己的新情人,虽说人很年轻,但是很懂得照顾人。

自己对他虽然谈不 上爱,但是也是很喜欢,不然也不会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

而经过这一次性爱之 后,她发觉自己对这个善解人意的小秘书越来越喜欢了,甚至已经快要上升到爱 的地步了。

察觉到自己酥胸和翘臀作祟的手,柳茹眉脸色一红,但是也没有阻止,男人 都喜欢这样。

而她自己也很喜欢这种暧昧的感觉,自己丈夫在年轻的时候也是这 样,但是官越做越大之后就没有了这种情调。

只是蜜穴里隐隐约约传来的瘙痒,让她又有些想要了。

想起自己刚刚的淫荡 的举动,柳茹眉就有些害臊,脸色更加的红了。
“茹姐!你刚刚好淫……
开放啊!简直让我都认不出是以前端庄高贵的紫藤 集团董事长了!”李少东故意装作惊讶的口气说道。

“羞死人了!不要再说了!”柳茹眉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第一次如此放荡 风骚的她居然是在自己的情人面前。

“茹姐!你是不是很久没做爱了?”李少东突然问道。“唉!我的丈夫整天忙于升迁!虽然每晚都回来,但是也是很晚,而且身上 总是带着香水味,人也疲惫不堪,那里还顾得上我啊!”柳茹眉现在对李少东的 信任已经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也就没有顾忌,有些哀怨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那他也太过分了!茹姐这么漂亮,他居然还在外面偷人。”李少东用一种 极其愤慨的语气说道。“唉!我也不怪他!这都是做官之人应有的应酬,可是他已经有将近半个月 没有碰我了!”说道偷人,柳茹眉的脸色有些羞愧,毕竟自己也不必丈夫好到哪 里去。“所以茹姐今天情欲才这么旺盛吗?”李少东恍然大悟地说道。“茹姐!……”李少东刚要开口,就被柳茹眉打断。“不要叫我茹姐了!我都和你这样了!叫我茹眉吧!”柳茹眉有些不好意思 的说道。“好的!那……茹眉,我是不是你的第一个情人?”李少东心中一喜,虽然 是称呼上的改变,但是这意味着自己已经从一个情人升级为恋人的层次。“干……干嘛问这个问题?”柳茹眉的脸色更加的红润了。

门外的叶皓轩听到这个问题也很是关注,他现在很想想知道母亲已经偷了几 个人了。“我想知道嘛!”李少东璀然一笑,笑的很是阳光。“你是第二个,在你之前还有一个!”柳茹眉被他的阳光笑容所吸引,看向 李少东的眼神越发地柔和了。“那他人呢?我见过吗?”李少东紧追不舍地问道。“三年前就失踪了,我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他……和你很像,所以我一开 始才被你所吸引!”柳茹眉有些伤感地说道。“哦!是这样啊!”李少东恍然,之前的时候总觉得柳茹眉看他的眼光有些 不同,还让他沾沾自喜了一段时间,没想到只是长得和她的老情人很像而已。“他的床上功夫很厉害!那几个月的时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柳茹眉颇有 些怀念,不过她的神色越发的不自然,屁股上肆虐的手成功的再次勾起她压抑了 好久的情欲,不用去看她也知道,自己的臀后湿的很厉害。“茹眉!我的床上功夫也很厉害!你想不想再要啊!”李少东作为始作俑者 自然注意到柳茹眉的脸色,不由得淫笑道。

柳茹眉没有应答,只是用玉手握住了李少东火热的坚挺,用这种来表达自己 的暗示。“那这次我在上面!”李少东有些兴奋地说道。

柳茹眉依旧没有回答,只是脸色绯红的横过身子,仰面躺在床上。

眼中闪烁 着期待的光彩。
李少东没有耽搁时间,爬起身跪在床上,双手分开柳茹眉的一双美腿,扛在 肩上,让她丰腴的屁股微微悬空,肉棒的龟头正对着微微张开的蜜穴。“茹眉!我还没有戴套!”刚刚准备进入的李少东突然说道。“不、不用麻烦了!今天我是安全期!”正紧闭双眸准备迎接肉棒的柳茹眉 听到李少东的话语,很是感动,一个男人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为了自己的安全而 戴套。“真的!好啊!”李少东大喜过望,火热的肉棒轻而易举地分开阴唇,不快 不慢地深入,一插到底。“……唔……
好大……
好热……好深……”柳茹眉舒爽的呻吟道。

门外的叶皓轩冷冷地看着床上的两人,以他的角度,自然是看不到母亲脸上 的表情,但是这种淫荡的呻吟却出卖了母亲内心的感受。
他看着端庄高贵的母亲被人分开腿扛在肩上,雪白的屁股不断地向上耸起迎 合着男人的冲刺,紫红色的肉棒不断地在雪白的屁股中间进进出出,一团团的淫 水溅落在洁白的床单上,淋湿了一大片。

他甚至能看到两人纠结在一起的阴毛和母亲那被肉棒的进出挤压的嫩红的阴 唇有多么的淫靡。“……啊……
好棒……
好热……
好深……
少东……
用力……
啊……
嗯……
用 力……
啊……啊……” “呼……喊老公……茹眉……” “……嗯……
嗯……
好深……
少东……
老……
老公……
用力……
啊……
好舒 服……
顶到了……
啊……
啊……用力……” 母亲淫荡的呻吟声夹杂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回荡在空荡的屋内,叶皓轩强忍 着怒火,悄悄地走出了家门。

他一直隐匿在楼房的楼梯口,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神清气爽的李少东走了 出来,驾驶着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远去,他才面无表情的拿出一部手机,拨通了 家里的电话。“喂!请问你找谁!”嘟嘟几声之后,电话通了,一声满是娇媚和满足的女 声穿了过来,声音简直能让一个阳痿立刻勃起。“妈!是我,皓轩!
我回来了!就在楼下!”叶皓轩用一种很平静的语气回 答道。“皓、皓轩!你回来了!你、你就在楼下!”电话中的女声先是惊讶,然后 是惊喜,接着便是些许的慌乱。“嗯!我刚到楼下!”叶皓轩回道。“哦!哦!”电话里的女声无意识地答道。“妈!那我上去了!拜拜!”叶皓轩不等母亲回话便主动挂掉手机,拎着箱 子迈上了楼梯。

再一次地打开门,叶皓轩不出意外地闻到了一股极其浓重的性爱味道,而自 己的妈妈,虽说秀发还是有些散乱,但是一看就经过了紧急的整理,身上套着一 件真丝的睡衣。

叶皓轩从胸前的两个凸起就知道,自己的妈妈里面什么都没有穿。“皓轩!你终于回来了,怎么也不和妈妈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啊!”柳 茹眉强忍着全身的酥麻,努力用正常的语气说道。

但是紧接着柳茹眉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双腿紧紧地夹紧。“呵呵!我也不小了,自己能够回来!”叶皓轩微笑着说道,但是犹如阳光 般灿烂的笑容下,隐藏着一股透彻心骨的寒冷。

因为他赫然发现,一股浓稠的精液正顺着妈妈修长光滑的大腿流下,虽然柳 茹眉紧紧地夹紧双腿,但是还是被叶皓轩发现了。

他心中仅存的一丝温情也宣告消逝,因为这一个无情的消息已经打破了他所 有的幻想。

那就是:“自己高贵端庄的母亲,被情人内射了!”
七郎在线 x
联系客服办理VIP会员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