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编辑个人资料-修改头像

人数:

活动:

性别:女

加入:17207 天 之前

上次登陆:17207 天 之前

简介:

爱好:

爱上爹爹不后悔

类型:乱伦小说 查看:104 加入时间:477 天 之前


自从那天之後,花落变了,她似乎又变回以言那个害羞娴雅的佳人了。 

她不再多言,也不再有不得体的举止,历年来所学的教养和礼仪,在此全都适时的发挥了出来,她变得既温婉又安静。 

当南宫开想带她离开这块伤心地,而决定隔天启程回南郡王府时,她既不哭不闹,也不争不吵,只温顺的任由他作主。 

这种改变不仅让南宫开惊奇,但也担忧,於是在上船前,他将她抱起来,“你还好吧?” 

她默默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丝不甘愿的神情。 

“那--想不想去和你爹辞行,说一声你要随我回南郡王府了?”她抬头忧伤的看了他一眼,又默默的摇了摇头。 

“你确定?”他怀疑的皱起眉看向她,他的爱妃到底是什麽时候转性儿了?“如果你不敢去,那我陪你去。” 

“真的不用了。”她终於开日了,柔柔的嗓音中有伤痛的嘶哑。 

他看了她好一会儿,“好吧!我们这就走罗?”他再一次向她确认。 

花落抬起眼望了望他,又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低头在她光洁的额上轻轻的印下一吻,才抱著她踏上甲板,上了大船。 

眼看著离月眠岛越来越远,南宫开将她抱在怀里,一起倚著船边,遥望月眠岛远去的模样。 

她静静的望著远去的月眠岛,严格说来,这是她第二次的离岛,但是,十岁那年离开月眠岛,她仍是会回去;然而,如今她却是真正的离开,什麽时候会再回岛?也许一辈子她再也不会回去了…… 

之前在岛上所有发生的过往,一幕又一幕的划过她的眼前。 

望著大船行过而激起的浪花,她不由得想起自己因狂妒而做出的种种傻事,海风轻拂过她静默的容颜,彷佛直到现在她才终於能看见自己当时丑陋的嘴脸……她终於控制不住的掉下了泪水。 

她难过的泪珠一滴接著一滴掉落,就这最後一次,让她哭个痛快吧!日後,她绝不轻易落泪。 

她暗暗在心中下定决心,放任自己尽情在他怀中默默的掉泪。 

爱上她爹她并不後悔,後悔的是,自己因压不住的嫉妒而做出种种的蠢事,甚至想杀了青缈,与她同归於尽…… 

唉!无论青缈如何,她都该是她爹的责任,而不是自己背负在身上的重担啊! 

她一想起风扬月眠,感到心仍深深的被刺痛,多年的爱恋,她真的很难一下子就拔除掉。 

而南宫开温暖且坚定的爱情却又在那一天缓缓的流进了她破碎的心扉,填补了她心中某一部分的冷寂。 

她的心里真的既感动又感激…… 

“累了吗?”头顶上突然传来南宫开的声音,粗粗的、沙沙的,不过,她已经渐渐熟悉他这样的声音了。 

她偷偷的拭去眼泪,转头将一张美颜埋进他的胸怀里,让他的衣服吸掉自己脸上未乾的湿意。 

他以为这是她累了的表示,於是,抱起她来,走进布置得舒适的舱房里,将她放上床,“你好好休息吧!有事就差人来叫我,我会叫侍女们进来伺候你。” 

“你要去哪儿?”她看他的眼神不再充满敌意,也不再充满惧意,只有温柔的波光在流动。 

她从来没留过他的脚步、问过他的去向,南宫开受宠若惊的愣了一下,才回答她,“我去船板上吹吹风。” 

说完,即匆匆的走出舱房,他怕他再不走,真会忍不住吃了她! 

没错!他是真的很想吃她! 

可问题是,经过昨日当他紧拥她入怀的时候,才发现她变得既消瘦又虚弱,让他只能再次强压下欲火,不敢恣意的要她。 

想到她受了这麽大的打击和刺激,心灵上一定也十分脆弱,他真的不忍再强求她什麽。 

而且,如果他真的想要,她的确是抗拒不了他!但口不知为什麽,只要一想起她昨日那副苍白失神的空茫模样,他就一点心情也没了。 

回想他们初相遇时,她那白中透红的粉润健康模样,这才想起自从她嫁给他之後,真的很少见她笑过,在他印象中最深的,除了眼泪还是眼泪。 

他望向远方已成一个小黑点的月眠岛,冷清清的风刮过他粗犷的面孔,一向坚定的眼神不由得闪过了花落醉人的模样。 

若有一天!她可以幸福的展颜欢笑,那--会是多麽的迷人啊? 


********* 


在船上的日子是轻松而悠闲的,他给了她充分的休息和空间,从不轻易的进去打扰她,因为,她明白她备受创伤、惊吓的心灵,需要一个放松的地方,可以安心休息。

对於自己对花落的体贴和包容,他常常自己也感到非常讶异--这是他吗? 

但一想到她日渐放松的神情,他却又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这几日,花落总是安安静静的待在房里,鲜少踏出舱门一步。 

她本就娴静,不好动。因此,可以十分安分的待在舱房里,一点也不觉得受到局限。 

舱房温暖而舒适,宽敞又明亮,布置得就像是一个上等的厢房,住起来很舒服。 

花落安心的待在舱房内刺绣、抚琴,如此即可打发她一天的时间。 

她除了琴艺超绝,绣工也是一流的。小从荷包、香包,大到鞋面、衣服、被面……只要是可以想到的,她都擅长。 

香炉飘送著清雅沁人的薰香,她安静的倚靠在床榻上,背後靠著一个柔软的丝织大枕,低头专注於手上的绣工,婉静的、娴熟的绣著,自成一个婉约安静的天地。 

她十分满足於目前这样的生活,非常平静、非常安全。 

夜里,他仍然会进房与她同榻而眠,只不过仅仅限於抱著她入眠,并不曾再要求她什麽,这让她产生了很多的安全感,也温暖了她的心。 

她不知道,这对他而言却是最大的折磨和酷刑-- 

其实,每次他一抱她入怀,都想立刻压上她的身躯,拜托!软玉温香抱满怀时,有哪个男人能不动心?更何况怀中抱著的还是他心爱的女子,怎麽可能坐怀不乱? 

但问题是,只要他一看到她在他怀中那副信任他的安祥睡颜,他就狠不下心去破坏她对他的信任。 

所以,他只好咬牙--忍了! 

但那股蠢蠢欲动的原始欲望,却不断在他的内心深处蛰伏,不知何时会破茧而出? 

这一夜,她又在他温暖厚实的怀抱中睡著了,花落放心的、信任的偎在他的怀里,朱红的唇边依稀还带有一丝嫣然的笑意,看傻了凝望她睡颜的他。 

南宫开凝望著怀中的恬睡佳人,被她唇边那一抹浅笑挑动了他的心房,啊!他的佳人、他的爱妃,她终於笑了! 

虽然是在睡梦中,但这初次绽放的笑颜看起来有多美呀! 

这是不是表示她已放下心中的创痛,愿意安心的倚在他的怀中,恬睡入梦中? 

想到这里,他的热血不禁立刻沸腾了起来,一股纯男性的欲望霎时滔滔如浪潮,漫天的淹没了他。 

禁锢多日的爱欲在此时一下子全爆发了出来,那股欲望来得既快且猛,在他没有预料的情况下,冲窜得他的下体雄赳赳、气昂昂的“立正”起来。 

他咬紧牙关,忍住呻吟,天杀的!难道他的那话儿不能客气一点吗? 

才一下下就“全体肃立”,教他怎麽受得了! 

他本来就是个精力旺盛的男人,若不是因著太爱她的缘故,也不会忍到现在,迟迟不敢动她一根寒毛。 

但如今!他可忍不了了! 

已经过了太多太多天了,那股想吃了她的欲望一下子全涌了上来,若再不要她,他会爆炸的! 

他的大手开始慢慢的、轻轻的解开她的衣襟,很小心很小心的,深怕惊吓到她。 

一件一件的衣服被轻巧的剥离了她的身体,抛落到地板上,随著她逐渐裸露出来的晶莹玉体,他的呼吸越来越火热…… 

大手一接触到她滑腻如凝脂的玲珑胴体,他即舍不得离开了。 

老天爷!他有多久没触碰到这一身细皮嫩内的莹白玉体了? 

这麽细、这麽滑……一双粗糙的大手,流连忘返的迷恋著手下游移过的每一分、每一寸香肌…… 

她睡得很沉,甚至因他轻柔的抚触而不自觉更贴近他的掌心,一点也没发觉到自己正赤裸著身子,任由他的大手恣意的游移。 

只因他的碰触是那麽轻、那麽柔…… 

像一片羽毛轻轻拂过一样,不带丝毫的压力。 

一直以来,他总是尽情的放纵自己的欲求,贪欢而不节制,印象中,他似乎很少捺下性子温柔的慢慢来。 

娶了她之後,由於她醉人的胴体及难敌的美色,他也没有足够的耐性慢慢的要她。 

但这次,他决定要温柔的、轻缓的爱她!让她尝一尝细腻的温存滋味,安抚她那曾经备受惊吓的情绪。 

啊!他的爱人,他真的只想好好的爱她,让她不再惧怕他,让她能在他怀中再度展现美丽的笑颜。 

他慢慢的卸下自己一身的装束,脱去了象徵王爷地位的锦绣华服,露出一身结实累累的刚硬肌肉。 

他想以一个男人的心,单纯的爱他的女人。 

他小心的叠覆上她柔软的身子,但并非压上她,而是撑起自己的身体,开始沿著她脸上完美的线条落下绵绵密密的细吻,极轻极轻的碰触,带著重新认识她的心,一寸一寸的膜拜她的芬芳馥郁。 

花落在睡梦中,隐隐约约间,似乎有一片羽毛轻缓的滑过她的身体各处,一股难以言喻的舒服感,经由所触碰的那一点漫向她的四肢百骸,一点一点的增加。 

她不由自主的弓起身,提供那片羽毛有更多的面积去发掘开启。 

接著,一股强大的热力包围了她的身体,有一点轻微的压力,却又有更多温暖的甜蜜。 

她开始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热…… 

呻吟声不自觉的逸出她的唇齿之间,飘荡在波涛汹涌的暧昧空间中,更增添一种刺激的激素。 

室内的温度似乎不断的上升,她渐渐再也抑制不住的想扭动身躯,摆脱这样的高热。 

她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床榻上,被壮硕的他轻轻的抚摸著…… 

她这才惊醒过来,原来自己不是在作梦! 

“你!”她整张美颜瞬间染上红霞,因他正低下头,轻轻触吻她颈项间敏感的肌肤。 

他闻言抬头,热情的双眸望进她羞赧的眼睛,“你醒了?”热烫烫的气息全喷在她的脸上,烧得她的脸更红透了。 

“你……”想问的话全卡在她的喉咙里出不来。 

不行!她问不出口! 

她一看就知道他想做什麽,这教她如何问得出口? 

可是……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竟然也发不出声来拒绝他,只能睁大一双慌乱的美眸,无言的向他乞求。 

他的双唇轻轻落下,柔柔的印上她的眼皮,瞬间,一种甜美的感动袭上她的身心,使她有一股想落泪的冲动。 

他以同样温柔的方式,逐一在她脸上落下轻吻…… 

她颤抖的轻闭上双眼,忍住他亲吻她时所带来的甜蜜冲击,这是什麽滋味?为何以前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过? 

他的吻一直没有间断,延著她凹凸有致的起伏曲线,一一印上细密的啄吻,一直吻到她的双腿间…… 

她吃了一惊,不由得睁开双眼,望向栖伏在她柔软地带上的头颅-- 

只见他正专注的印上他温存的蜜吻…… 

他们两人虽然之前已经燕好过许多次,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如此的对她,他曾经比这更疯狂过! 

但,他却从来没有这麽绵密的、温柔的、细腻的待她过啊! 

而且,他们彼此之间已经这麽久没有接触过了呢! 

她又慌又羞的想阖上自己的双腿,却正好夹住他的头-- 

他在她的双腿之间抬起脸来,满含欲望的睨望著她。 

她被他望得更羞,心一慌,不由得又松开双腿,而这也正好给了他可乘之机,他放浪的一笑,又将脸埋入了她的腿间,细细的舔弄、密密的啄吻、轻轻的扯咬…… 

她不禁仰起小脸,呻吟出声,全身瘫软在他逗弄的那一点上…… 

然而,她一听见自己呻吟的声音,不由得羞红了脸,连忙抬起虚软的双手来掩住自己的口,不让自己叫出声。 

天!她怎麽可以放任自己如此放荡…… 

他继续温柔却坚定的挑逗她的身体,一双大手也不遑多让的抚遍她的全身上下…… 

直到浪潮一波又一波的翻涌上来的时候,他终於再也忍不住全身欲爆的火热冲动,一路又往上绵密的吻了上去,胸、肩、颈…… 

最後,来到了她的唇,拉下她掩住口的双手,用自己的嘴封住她的。 

随即,他一挺身,冲进了她的体内-- 

她一时没有心理准备,惊得闷哼一声,无助的承受了他突然的侵袭! 

彷佛这才是两人的第一次似的,对她而言,他成了一个全新的男人。 

她也不懂得为什麽自己会有这样的感受,但他充实在她体内的壮硕存在感,却也温暖了她内心深处某一个空虚的角落…… 

他一发现自己冲得太大力了,马上停下动作,驻留在她的体内深处,等她慢慢适应他的存在。 

他在心中不禁暗恼自己仍是太冲动了!他才下定决心要好好的温柔爱她,没想到一碰触到她最柔软的领域,马上就忘了一切。 

他尽可能的克制住自己想痛快驰骋的冲动,拚命咬紧牙关停留在她的体内,静待她的适应-- 

她从未承受过他这麽体贴的温存,心内一软,体内也就跟著温润了许多,而他也似乎能感受到她静默的适应了他的存在。 

南宫开的心下一喜,开始慢慢的动作了起来。 

她心跳加快的感觉到他在自己体内一进一出的来回摩擦著她,没有一次比现在更能深刻的让她感受到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他是如此坚定的、强壮的占有著她的每一分每一寸…… 

她的柔软包里著他的刚硬,他的刚硬冲击著她的柔软-- 

他是她名义上的夫君,也是她实质上的夫君。在这一刻间,她确确实实的体认到这一点。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倏然充斥了她的身心,她睁著一双翦水美眸,望著他沁著汗渍的脸庞,彷佛这一次,她才真正的看清了他的轮廓,才容许自己的心扉印上他的影子。 

慢慢的,一点一滴的,她的身体更软化了,更加包容了他的律动…… 

他也感觉到她身体上微妙的变化,大掌寻到她的纤纤玉手,穿梭她的玉指之间与她交叉相握。 

温柔渐渐褪尽,改换上狂野的节奏,他狂猛的带著她一起舞动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之火…… 


********* 


她香汗淋漓的歇躺在他的怀里,闭眼轻轻喘气,试图舒缓自己仍兀自跳动不休的心脏。 

他的温柔和强壮教她心跳,也令她难忘。 

第一次在两人欢爱之後,她有了一种幸福的感受,她放在心中默默的温习方才的甜蜜滋味,任由他粗糙的大手轻柔的抚摸她的体肤。 

他低头望了一眼怀中的女人,发觉她似乎已不再排斥他的抚触,这是不是表示他的爱妃已被他的心意软化了? 

他的嘴角不觉勾起一丝满足的笑立息,然而,他胸中翻涌的浪潮仍未平息,一波才下、一波又起,他的心虽已满足,但他的欲望仍未被彻底的满足。 

他已有好多日没碰她了,更河况他是个健壮的男人,是不? 

为自己尚未餍足的欲望找到一个充分的理由之後,他的大掌由轻轻的抚触改为缓而沉的摩挲揉捏,沿著她的曲线一处一处的逗留徘徊。 

她轻喘一声,睁眼看向他,一看见他眼底升起的火花,花落原已渐趋平缓的心跳又加快起来,天!他不会是想…… 

没错!他就是想,他翻过身,又将她压在身下。 

“你……”她声音梗在喉咙,连抗拒都无力。 

因他又开始以他的双手和唇舌,在她的身上制造出令她昏昏沉沉的、甜蜜醉人的火花…… 

“爱妃,我的爱,我好爱你……你可知道?”他一边在她耳边撒下迷惑人的爱语,一边膜拜著她的全身…… 

她则晕量然的在他激情的挑弄下浮沉。 

呢喃的爱语跟著他的双手和唇齿到处游荡,笼罩住她的周身上下,她只觉得热……眩人的热……烫人的热……一波又一波的漫上她,她的意识再一次昏沉了。 

花落止不住的扭摆著身子,娉婷的柳腰在他的身下,禁不住的扭动起诱人的漩涡…… 

她好热啊!她无助的在床榻上摇头,既想推拒那股热源,又想成全那种渴望…… 

突然,他抱著她翻了一个身,让她翻坐上他的壮硕,而他则躺在她的身下。 

这个姿势令她有点羞怯,从灼烫的热火中清醒了过来,怔仲的望向他。 

只见他勾起一抹放荡的笑意,“花儿,我们换个姿势试试看!” 

他整个人仰躺在床榻上,推她在他身上坐了起来,坐上了他的双腿之间。 

她的俏脸越来越红,天哪!这姿势好羞人呀-- 

但他却不急著进入她,只将自己火热的亢奋紧紧的抵住她的软嫩,前後不断摩擦-- 

她羞得只想离开他火热的源头,但他的双掌却强力的制住她的柳腰,不让她离开。 

南宫开炯炯燃烧的双眼紧紧盯住她的美眸,眼底深处的烈火可比正在她臀下摩擦的热源,更教她从头热到脚。 

可纵然她再羞,却发现自己根本移不开视线,他的眼睛就像火在烧,一路烧进她的心底,烧得她又红又烫,无法自己的望进他的双眼;臀下则被他一来一回的亢奋摩擦得更软更热,甚至不由自主的跟著他的节奏摇动起来。 

胸前的一双雪丘跟著她的动作在他的眼前晃动不已,晃得他心痒难耐,不由得将制在她腰间的大手改往上移,爬上了她软绵绵的雪白丰乳,猛地一把握住-- 

他快乐的叹息了一声,开始揉捏抚弄了起来! 

她却猛然一震,全身不禁颤抖了…… 

整个头往後仰,随著他的揉弄更向前送上自己的雪丘,供给他更放肆的空间。 

看到她这勾人的模样,欲爆的欲望冲动催逼得他的双眼烧红、亢奋更挺对准她已呈湿润的甜蜜部位,他用力的向上一滑,顺势滑进了她润泽的甬道里,享受完全被包容的幸福喜悦! 

她更往後仰,丰软的雪丘在他的掌中颤动滑腻的任他捏弄…… 

哦……她可以好清楚的感受到他在她的体内上下滑动的充实感,那种活生生的感觉就在她的身体里面。 

强烈的快感逐步向上攀升,她开始抑制不住的呻吟出声…… 

春情再一次荡漾在这间暗夜的舱房里,汹涌翻腾,就如同海上的波浪,一波又一波的打了上来,又一波一波的退了下去…… 

经过这一夜之後,他们两人的关系似乎又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他不再忍耐,夜夜进入舱房与她共度春宵,一享欢情。 

而她,也不再拒绝他。
七郎在线 x
联系客服办理VIP会员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