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编辑个人资料-修改头像

人数:

活动:

性别:女

加入:17228 天 之前

上次登陆:17228 天 之前

简介:

爱好:

姐姐花开

类型:乱伦小说 查看:118 加入时间:497 天 之前


春天,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沉眠了一个冬季的碧草冒出了新鲜的嫩牙儿, 桃树和樱桃树也是长出了碧绿的花苞,随着春风的细心裁剪,绽放出粉红色的花 朵。
春天的太阳就像是个温暖的火炉,照在绿色的大地上,显得金光粼粼。

阳光 暖洋洋地照在的脸上,使人陶醉。


春天的白云也格外多姿,像一匹匹奔腾的骏马,像一阵阵翻滚的浪花,又像 那江南水乡姑娘那白皙如玉的俏脸。

温润和煦的春风就像是一位慈祥的母亲,纤纤的玉手轻柔的抚上你的双颊, 使你感到舒爽心旷神怡。

紫枫小区可是S市最为顶尖的高档小区,里面的住户几乎都是政府的高级官 员,绿化自然是数一数二的。

尤其是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姹紫嫣红的各色花儿开满了路边的绿化带中, 芬芳的花香被春风裹带着四处飘扬,轻轻一嗅,那馥郁的香气几乎要渗透到骨髓 中,真可谓沁人心脾!

不过,这美丽的景色在双手抱着头无聊的在路上闲逛的叶皓轩看来却不是那 么回事。

被南宫月语的母亲沈凝雪寒着脸轰出来的他心情真可谓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 了。“这他么都是什么事?”叶皓轩有些愤愤的骂了一句,其实被轰出来到也没 什么,反正他脸皮厚,但是沈凝雪沈法官的那句“以后这儿不欢迎你!”的话让 他很是郁闷。

他和南宫月语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多年世交的两家早就已经知道的一清 二楚,并且两人的婚事也是老一辈亲口定下来的,可谓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否则 叶皓轩也不会这么大胆的跑去南宫月语家里和小丫头亲热。“至于么?我又没干什么,十八岁和十六岁有什么区别嘛?真是的!”满脸 不愤的他嘴里不住的嘟囔着。

就在他准备回家的时候,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刀削似地剑眉突然一挑,嘴角 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本来向自己家迈出的脚突然改变了方向,径直地走向 了小区外。

就在他走后不久,两道黑色的身影快速地出现在刚刚叶皓轩的位置,而后跟 着他一同走向了小区之外。

叶皓轩就像是不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似的,没有一点儿被跟踪的觉悟,非但不 向着人多的地方走,反而专门向着偏僻的巷道走去。

终于,叶皓轩走到了一处算是比较偏僻的地方,而那两个黑衣人也不再掩饰 身形,径直的向着叶皓轩走来,眼中闪烁着森然的凶光。“就这儿吧!”叶皓轩看了看寂静无人的四周,回头很是随着的说道。“小子!我们首领想要和你说几句话!”左边的黑衣男子一边从怀中掏出一 个无线通讯设备,一边说道。“哦?想说什么就说吧!本少爷没功夫和你们磨叽!”听到首领这两个字, 叶皓轩的眉毛再次的挑了挑,不过语气还是一副漫不经心得样子。“不愧是魔幻杀手团七幻之一的幽灵幻针,当真是有恃无恐啊!”无线电中 传出一阵不知是赞叹还是嘲讽的声音,赫然是罗尔斯。“你们这么快就能查出我的来历,也是够厉害的!”叶皓轩收起玩笑似的表 情,面色逐渐变冷。“呵呵!谬赞了!只是昨晚我那几个不成器的手下恰好带了一个通讯设备, 你们的对话被我的人听到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罗尔斯虽然说的很谦虚, 不过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得意。

毕竟魔幻杀手团的神秘是杀手界里众所周知的,虽然核心的杀手只有七个, 但是每一个成员的身份都极为的隐秘,外人根本就无从探查。

只有人被杀了之后 从杀人的手法来判断。

或许这是魔幻的杀手的真实身份第一次暴露在人前,这又如何能让罗尔斯不 得意呢?“你们是那个组织的?”叶皓轩狭长的黑眸微微的眯起。“你居然不知道?呵呵!看来我们暗影消失太久了,居然有杀手不知道我们 暗影的存在?”罗尔斯的声音有些惊讶。“暗影?”叶皓轩皱眉,他只在组织得资料库中见过这个名字,不过每次问 起来,不管是谁总是一句“已经被灭了”完事,这也让他慢慢的失去了兴趣。“那么说五年前暗杀我的人是你们了?”叶皓轩的语气变的冰冷异常。“我今天是来给你送礼物来的,可不是来回答问题的,昨晚你灭了我整整一 队的精锐,今天我得好好的送你一个大礼!”罗尔斯的语气变的很是诡异。“就这点人还不够!”叶皓轩看着周围慢慢出现的几十个杀手,语气平淡地 说道。“这些只是开胃菜,好戏还在后头呢,慢慢享受吧!哈哈哈哈…”罗尔斯畅 快的大笑,而后无线电波渐渐没了声音。“哼!装神弄鬼!”叶皓轩冷哼,不过神色也是渐渐凝重,慢慢靠近的这些 人可不是普通的小混混,这可都是冷血残酷的杀手,即便是他,不小心的话也会 受伤,更何况暗中应该还潜伏着某些更加危险的人物。

由于是在市区,这些杀手也并没有用枪,不过对于近战杀手来说,有枪和没 枪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一起上!围住他!魔幻的杀手都不是近战型的!”一位看似地位不低的杀 手命令道。“哼!不善近战?
一群井底之蛙!幻术——幽冥鬼雾!”听到那名杀手的话 语,叶皓轩不屑的冷笑,双手结出一连串繁奥的手印,随着他的喝声落下,这个 偏僻的巷道突然诡异的出现大量的白雾,带着浓浓的阴冷气息,几乎是瞬间就把 这些杀手囊括其中。

突然被这白雾包裹的杀手们顿时有些慌乱起来,白雾中带着极其浓郁的死亡 气息,即使是他们这些经历过杀手营训练的人都有些不寒而栗。“不要慌!三个三个结在一起……噗”那个地位不低的杀手再次出声,不过 这一次话还没说完便戛然而止,身体瞬间软倒在地,眉心赫然矗立着一根幽蓝的 细针。“噗!噗!噗!” 随着一声声闷响,白雾中的杀手们的数量在急剧的减少。

也有人试图跑出白 雾的范围,但是白雾的范围极其广阔,这些杀手往往在半路便横尸在地。

一种极端恐怖的气氛弥漫,或许这些杀手一开始还对魔幻的杀手持有轻蔑的 态度,但是现在所剩的,就只有恐惧。

这种诡异的杀人手法让人产生一种深深的 无力感,这种在不知不觉、连对手都看不见的杀人实在太过恐怖。

这些杀手们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圈养待宰的羔羊,随时都会被杀。

他们也想 要反抗,但是悲哀的是,他们却连反抗的人都找不到。

此时的叶皓轩身上所剩的就只有彻骨的冰冷、以及浓郁到了极点的杀气,此 时的他就像是行走在黑暗中的幽灵,不断的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生命,不带有一 丝一毫得情感。

不过随着一条条生命在他手中的消逝,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就是想 不明白是那里,唯一的感觉就是这些人似乎太弱了。

而且一直防备的心电波控制 的炸弹也是没有出现。

当他把左手中所剩的两根蓝针射入就近的两个杀手眉心,正准备再次取出蓝 针时,突然,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出现在脑后。

叶皓轩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向身 后挥动着右手的匕首。“锵!” 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叶皓轩借此推力身形极速后退,与此同时左手 瞬间出现四枚蓝针,蓝光一闪,便没入白雾中,将闻声靠近而来的四名杀手击杀。“忍者!而且还是顶尖的上忍!”叶皓轩的心中冒出这个判断,本来他的四 根蓝针是用来攻击忍者的,但是面对袭来的杀手,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毕竟 在被围攻的状态下面对一名上忍是很危险的事情。“如果只有一名的话……”这样的想法刚刚从脑中冒出,身后却再次传来一 阵忍刀的破风声,同样的危机感再次出现。

叶皓轩毫不犹豫的反转身形,手中的匕首再次迎上挥来的长刀。“锵!”撞击声再次的响起,但是叶皓轩却是左肩一痛,一把高速旋转的忍 者的四刃手里剑擦过肩膀,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血痕,虽然没有击中要害,但是 鲜血却是不住的溢出。“可恶!幻术——幽灵千幻针!”在肩膀被伤到的那一刻,叶皓轩便知道不 能再拖了,一旦左手因为失血过多而渐渐的麻木,那么到时候面对两名上忍个和 剩下的十几名杀手的围攻,自己就算不死也要褪层皮。

于是乎,他的双手飞一般 的结印,毫不犹豫的放出了成名绝技。

浓密的白雾瞬间的转化成了深邃的幽蓝,而在这同一时间,无数的银光密布 其间,乍看起来就好像是繁星璀璨的夜空,深邃幽远,神秘莫测。

霎是美丽,不 过,这份美丽下却隐藏着无与伦比的危险。

就在这白雾变为幽蓝之时,两名忍者的身形显露出来。

那是两道全身都包裹 在黑衣忍装的诡异身影。“幻击——千幻陨灭!”叶皓轩可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啪的一声 双手猛的合十,口中冷喝。

只见那美丽的幽蓝星空中,无数璀璨的银光就好像是受到一双双手的操纵似 的,纷纷向着那两名诡异的忍者以及残存的杀手射去。

那两名忍者自不会坐以待毙,飞快的挥舞着手中的忍刀,试图阻挡银光的接 近,那些杀手也是纷纷效仿。

不过,这些炫目的银光又岂会那么简单。

无数的银光中,有的是真实的带着 剧毒的幻银针,但更多的却是幻化出的幻针,真真假假,根本就无法区别。“噗噗噗噗噗噗噗!”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几乎每个人身上都中了几枚银针,就是那两名忍者也未 能例外,这种毒针一根就剧毒无比,几乎是见血封喉,何况是几根。

中者无一例 外的全部倒地毙命,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呼!呼!呼!”随着蓝雾的慢慢散去,遍地的尸体暴露在空气中,但是诡 异的是没有一丁点儿的血腥味传出,而这一切的制造者却正一条腿半跪在地,大 口的喘息,显然最后的一招对他来说也并不容易。“可恶!失算了!”叶皓轩捂着正不断流血得左肩,恨恨的骂道。
本来他以为那个首领所说的礼物会是狙击手之类的远距离攻击,没想到却是 两名顶尖的上忍。

原本自己制造的幽冥鬼雾只是为了阻挡那些杀手和自己猜测的 狙击手的视线。

可是反过来却给了那两名忍者提供了绝佳的战场,要知道忍者一 向是在暗中战斗的好手,很何况还是忍者中最顶尖的上忍。

要不是最后施展出一击必杀的绝杀技,胜败还跟难说。“竟敢来围杀本少爷,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暗影还是光影,你们会为此付出代 价的!”叶皓轩怒道,身为顶尖杀手的他居然被其他杀手围攻,这简直就是耻辱 到极点的事情。

看着肩膀的伤势,叶皓轩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向着最近的小诊所走去,虽 然伤口不深,但是他总不能带着伤回家。

至于那一地的尸体,叶皓轩没有去管,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没有爆炸,不过既 然中了自己的幻针,就不会有尸体留下。………………

那座隐秘的高级会所中,罗尔斯正面色铁青的看着面前荧幕上两段心电波的 消逝,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这可是他花了很大得代价才从伊贺派雇佣来的上忍,本来只是想试试魔幻杀 手的实力,可是居然第一次行动就损失了两名,这个代价他有些承受不起。
同时,他心中对魔幻杀手团的估计再次的提高不少,这个神秘的组织实力实 在是太过恐怖,难怪当年一参战边让暗影兵败如山倒。

这仅仅是魔杀七幻中的一 幻就如此的棘手,他无法想象七幻齐聚的时候会是如何的一个场景。“哼!伊贺的忍者也不过如此,这么快就被干掉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帮 我杀掉这个叶皓轩?”一旁的媚影冷冷的开口。“乖宝贝儿!不要急嘛!这只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我今天派出去的杀手只 是一些炮灰而已,真正的精锐可都雪藏着呢!”罗尔斯一脸邪笑着对媚影说道。“为什么?”媚影皱眉不解。“很简单,我要让他产生一个错觉,那就是我们的杀手实力很弱,弱到他们 魔杀中的随便一个都能以一敌百。那他们在接下来的交手中就势必会产生轻敌的 想法。这在双方的对战中,可是致命的!”罗尔斯不紧不慢的道来,不过一边说 着,一只手已经抚上了媚影纤细的柳腰,顺着光滑的后腰,慢慢的钻进了媚影那 条包裹着臀部的短小皮裤中,中指顺着臀沟一路的深入。

媚影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冰冷的面容上涌上了耻辱的神色,不过内心的仇恨 还是让她咬着牙忍住了那只脏手对她身体的亵渎。

罗尔斯的手在媚影丰腴挺翘的臀部肆意的揉捏,即便是隔着皮裤,依然能看 见丰腴得的屁股在手掌的亵渎下变化出的淫靡形态。

媚影的脸色不住的变换,不知是羞耻还是愤怒。

虽然之前被迫替罗尔斯口交 过,但是那也仅仅局限于嘴的接触,而之后虽然多次被他骚扰,但是私密之处被 如此的侵犯还是第一次。

虽然心中对那只脏手厌恶到了极点,但是已经五年没有被男子疼爱的她身体 敏感到了极点。

几乎是手指顺着臀沟下滑的刹那,她的身体就有了反应。

特别是 手指摩擦道到菊蕾的一瞬间,下体传来的电流就差点让她站立不稳。

但是不愿意屈服的她暗自咬紧银牙,不让自己的丑态暴露在她最厌恶的罗尔 斯年前。“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魔幻的人就快要来了!”就在媚影的忍耐达到了极 限的时候,罗尔斯适时的开口了,就是这一句话,便让媚影身体一颤,就连双手 都开始有些颤抖,恐惧之色溢于言表。“那……那我们该怎么办?”媚影强压住内心的恐惧,竭力的让自己的声音 变的正常起来。

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年被魔幻的人攻到暗影大本营的情景,那恐怖的幻术,那 无数绚烂的光,那神鬼莫测的杀人手段,就像是一场恐怖到了极点的噩梦,真真 假假,让人根本就难以分别。

在那些人的手下,暗影所谓的精锐简直就是不堪一击,就连自己的丈夫暗影 的首领,也是命丧当年魔幻的首领的绝妙的幻术之下。

而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媚影部队,也在那个叫做红莲代号幻莲的女人手下死伤 惨重,而自己也是被那个妖媚的女人打伤。“哼!魔幻又如何?
只要他们敢来的话,我就有把握让他们钻进我早已经设 好的圈套中!就算不能全歼他们,我也要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罗尔斯眼中流 露着阴谋的光芒。“……”媚影不语,不知为何,她这一次忽然对罗尔斯有些莫名的信心。“传令下去!全体成员从今天开始执行第二号计划,全部人员竭力的隐藏起 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随意出动。还有立刻命令二号立刻撤回,原定的计划就此 放弃。”罗尔斯有条不紊的下达着各种命令,在那么一瞬间,真有一种智珠在握 的感觉。“我们名为暗影,就应该在暗中行动,暗中操纵一切,这才是我们得以生存 下去的根本。魔幻的杀手们,我等着你们的到来!”罗尔斯玩弄着媚影凹凸有致 的火辣身体的手指猛的插入已经渗出水的蜜穴内,喃喃自语道。……………

而这个时候的叶皓轩,正拎着一堆的药物向家走去,看着手中大包小包的各 种药物,虽然对那个女医生的小题大作有些无奈,不过在女医生帮他包扎的时候, 他免费的饱览了那个女医生胸前的两团硕大的雪白,也就没有过多计较。“咦?老姐!怎么回来了?”叶皓轩开门之后,发现自己的姐姐叶依萱正坐 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一对雪白如玉的小脚毫无形象的搁在沙发前的琉璃茶 几上,那双修长雪白的美腿白得晃人眼球。

由于双腿翘在了茶几上,下身百叠裙的裙脚已经快滑到了大腿根部,修长的 美腿一览无遗。

但是最具诱惑的还是那百叠裙下的风光,叶皓轩甚至看到了大腿 根部私密处调皮的黑色小草露了出来。

显然,他的姐姐裙下还是光溜溜得一片!“哦!文杰突然有急事回家了,我一个人无聊就来了。”叶依萱一边往嘴里 送着精致的点心,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道。“你能回家真是难得!”叶皓轩好不容易才移开目光,看着毫无察觉走光的 姐姐,不禁撇了撇嘴,因为失血和刚刚的战斗而有些口渴的他正用目光找寻着可 以喝的东西。“你手上拿的是什么?还有你肩膀怎么了?”叶依萱看见了叶皓轩手中的药 袋以及肩膀处破损的衣服,有些关心的问道。“哦!额……
肩膀不小心被划伤了!
咦?
这是什么?好香,这个味道好像很 熟悉,难道是普洱茶?”叶皓轩走到琉璃茶几前,看着上面正冒着热气的一套紫 砂茶具,掀开紫砂壶的盖子闻了闻,有些陶醉的说道。“你这个家伙,整天毛手毛脚的!哎!
不要动我的普洱茶,这是美容养颜的, 是文杰从云南带回来送我的。你不准动!”叶依萱白了叶皓轩一眼,向来粗枝大 叶的她也没有太过在意肩膀处的异常,反倒急忙去阻止叶皓轩摆弄紫砂茶壶。“切!不就是一点破普洱茶嘛!这些老爸那儿多得是,还是年份不低的那种, 你至于那么在乎吗?”叶皓轩看着对那个紫砂壶视若珍宝的叶依萱,不禁翻了翻 白眼。“你懂什么?那不一样!
嗯!泡了这么久应该可以喝了。”叶依萱没有理会 叶皓轩的白眼,小心翼翼的倒了一杯普洱茶,细细地品了起来。“虽然你是出生在南方,但是你又不是什么小家碧玉,喝个茶而已,装什么 装!喝茶就该这么喝!”叶皓轩看着装模作样的叶依萱,撇嘴的弧度更大了,直 接拿起紫砂壶便向嘴里灌了起来。“你管我!喂!
你给我留点,我可是泡了这么久才有这么一点儿的!你别给 我喝完了!”叶依萱那双秋水美眸使劲的瞪了瞪叶皓轩。“茶不错!挺香的,就是少了点儿!”将一壶茶灌进嘴里以后,叶皓轩有些 意犹未尽的咂咂嘴,煞有其事的发表评论。“你个不懂品味的家伙!把茶壶还我!”叶依萱看着已经倒不出几滴茶的紫 砂壶,一把夺了过来,看架势都要把紫砂壶砸到面前这个囫囵吞枣的家伙头上。“嘿嘿!我先上去睡个觉,今天有些累了!”叶皓轩看着快要发飙的姐姐, 赶紧找了个借口开溜了。“这个臭小子……不过这么喝茶比慢慢品味好多了……!”叶依萱看着叶皓 轩逃离的背影,嘴里嘟囔了几句,不过再叶皓轩上楼之后,她也将手中紫砂杯的 普洱茶一饮而尽,真不愧是姐弟俩。

回到房间后,叶皓轩感觉眼皮有些发重,困意不住的涌上来。“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困!
难道是因为受伤流血、然后又打麻药的缘故?算 了,先睡吧!”叶皓轩疑惑的看了看肩膀,也没多想,强烈的睡意让他很快就睡 下了。“我怎么也有点困了!唔!先去睡个美容觉吧!”楼下的叶依萱再看了一会 儿电视之后,上下眼皮也开始打架,起身伸了一个诱惑十足的懒腰之后,也上楼 回房间睡下了。

客厅内寂静无声,就只剩下那个精致的紫砂壶在孤独的冒着热气,朦胧的热 气中隐约间透露出一丝情欲的味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夕阳的余晖已经渐渐暗淡,夜色逐渐的降临,夜幕之上月 如星盘,淡淡的月光透过未拉起的帘幕照进屋内,让已经漆黑的屋内多了一丝光 亮。“好热!”叶皓轩迷迷糊糊的醒来,满面通红的呢喃自语,尽管还有些睡眼 惺忪,但是如果有人站在他面前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发现,他的双眸已经布满了 情欲的血红色,甚是吓人。

他摸索着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出房间,想要走向卫生间,不过显然此时的 他已经连方位都有些辨析不清。

他非但没有走进卫生间,反而摸进了叶依萱的房 间内。“……嗯……嗯……”刚一进门,女子声声销魂的呻吟声便传了出来,声声 撩人心弦,让人心跳百倍的加快。“呼!”如果是平时的叶皓轩或许还能忍住,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控制不 住自己,现在的他他就像是一梱干柴,彻底的被这犹如烈火般的呻吟点燃。

身体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向着床上呻吟的身影扑了过去……
七郎在线 x
联系客服办理VIP会员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