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编辑个人资料-修改头像

人数:

活动:

性别:女

加入:17207 天 之前

上次登陆:17207 天 之前

简介:

爱好:

念爹

类型:乱伦小说 查看:101 加入时间:477 天 之前

粉嫩鲜美的花蝶一对对的翩翩飞舞在阳光下,吸引住了小女孩的目光。 

原本趴在窗上,因思念爹爹而沉郁著一张小脸蛋的小女孩,在刹那间泛出喜悦的光泽。 

这些花蝶好美呀! 

由於羡慕彩蝶翩舞的自由自在,小女孩踏出房门,一步一脚印的追逐这些翩翩起舞的花蝶,不知不觉中渐行渐远,竟慢慢走离了南郡王府特地为贵客准备的翠涵楼。 

年纪小小的花落,慢慢的被这偌大的、如迷宫似的花园包围住。 

待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已不认得来时路。 

她--迷路了! 

她边走边看,心中暗忖,哇!这个地方好大呀!而且,到处都是花海。 

各式各样的百花争奇斗艳,看得她眼花撩乱。 

生平从未离开过月眠岛的小花落,今年才十岁,然而,看到她现在这副绝美柔白的模样,分明是个十足十的天仙美人胚子-- 

毕竟,这麽小小年纪就生得这个模样,真的教人想像不出来她将来会美丽到什麽样子! 

就是因为避免江湖上的人见过她後人心蠢动,因此,自她出生至今,她还从未踏出月眠岛一步。 

花落早逝的亲娘正是当年轰动整个武林的倾城佳人--风扬雪凝,一个绝世的红颜,所以,她完全承袭了母亲的美色。 

不过,小花落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她太黏她爹了,在岛上,她无时无刻不跟在她爹的屁股後头,而这一次,当她知道她爹有事外出,她鼓起最大的勇气,坚持这次一定要跟她爹一起离开岛上。 

她再也不要忍受那种整日见不到她爹的痛苦了。 

这要回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应该说是打从小花落有记忆开始,她便无法克制自己,满心满脑装的全都是她爹的影子,就连梦里捍卫她的勇士,都化身成她爹俊美无俦的身影。 

虽然花落现在只有十岁,但她已经……爱上她爹了啊! 

所以,她无法忍受长久以来被她爹忽略的孤单,她希望她爹能随时随地的注意到她,时时刻刻把她带在身边,不要再像往常一样把她一个人放在自己的苑落里。 

虽然有青缈这名贴心的婢女陪伴她,但她仍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喔! 

於是,她这一次是真的下定决心了,她再也不要像过去一样,只能被动的等她爹,她要化被动为主动。 

所以,她特别跟青缈百般商量,请她陪她一起去向她爹求情。因为,不知是什麽原因,每回只要有青缈陪著她交涉,她爹总是比平常好说话。 

刚开始,她爹仍然不肯答应她的要求。 

但後来青缈不知道用了哪一种方式求情,竟然终於使得一向冥顽不灵的爹点头答应了。 

当她一听到这个消息,简直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了! 

但为了在她爹的面前保持大家闺秀的气质与风范,她没敢忘记自己的身分是月眠岛的当家小姐,只好偷偷的在心里开心的敲锣打鼓、大声欢呼罗! 

不过,她最开心的是,这次他们离开月眠岛,并没有任何仆佣跟著一起来,一共就只有她爹跟她而已! 

嘻!连青缈也没跟来呢!她真的好开心喔! 

虽然青缈对她很好、很忠心,可是,有时候她仍不免心里感到有比一丝丝、一咪咪更多的妒意,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她爹对青缈的注意力甚至比对她还多很多很多。 

事实上,她爹投注在青缈身上的眼神,有时炽热得令她难以忍受,她不明白,她爹为什麽要用那样的眼光去看青缈呢?而她爹又为什麽不用看青缈的眼光来看她呢? 

难道……她在她爹心中的地位,竟然不及一个婢女? 

花落虽然才只有十岁,可是,对於月眠岛岛主风扬月眠的爱慕之心,却让她小小的心灵异常的敏感,只是,她从来都不敢向他抗议。 

只因,在她的心目中,她爹可是很有权威的。 

她曾经改用“暗示”的方法,试著询问她爹,她可不可以换掉青缈,改由别的婢女来服侍她?毕竟,谁希望自己只是心爱的人眼中的“次级品”、“配角”?她当然想做最佳女主角罗! 

但想当然耳,她一定是无功而返。 

这可以由青缈直到现在依旧留在她身边服侍她得到明证。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麽,这一次青缈居然没有跟她一起来。 

她真的感到好开心喔! 

其实,她对青缈并不讨厌的,甚至可以说,她喜欢青缈、依赖青缈,只要她不要引起她爹的注目,青缈可以说是她最贴心的好侍女。 

然而,昨日她爹将她带来到这个叫作“南郡王府”的地方,就留她一个人在房里,之後,人就不知上哪儿去了。 

她爹就如同往常一般,既忙碌,行踪又隐秘。 

连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不被允许过问他的行踪,因为,从她有记忆以来,任她怎麽打破砂锅,她爹却从来不多作解释。 

唉!看不到她爹,害她的心情又跌落到谷底,直到今日见到阳光下翩飞的彩蝶,她才不再忧郁。 

可追著追著,她竟迷路了! 

她该怎麽办呢?这个什麽东东的王府好大,到处都是花呀树的,而且都好华丽,每个地方看起来都好像差不多似的。 

她懊恼的凝起秀眉,不知该怎麽走回去? 

花落小小的双足一下子左转、一下子右走,就是怎麽样都寻不到回去的路径…… 

从没出过岛的花落,没见过这麽陌生繁复的屋宇设计,不免吓慌了手脚,但她紧咬住下唇,不敢让自己哭出来。 

她在心中暗忖,她可是月眠岛岛主的女儿呢!怎麽可以丢她爹的脸? 

於是,她强打起精神,摸摸索索的向前走著…… 

突然,她听到在花园的某处隐约传出了人声。 

她听了不禁大喜过望,虽然她迷路了,可是,她可以找到人问路了。 

没有再多考虑些什麽,她开心的循著声音的方向快步走过去。 

然而,越接近声音的源头,她的心却越加的不安了! 

因为,那个声音听起来好奇怪喔! 

好像是一种呻吟,又更像是一种吼叫似的,而且,更可怕的是,男人和女人的声音混杂在一块的叫声…… 

天啊!那……那是什麽? 

是有人被……欺负了吗? 

她的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她真的好害怕,脚步越来越迟疑,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转身就跑开,还是继续往前走过去…… 

就在这时,女人的声音清楚的传进她的耳中,那声音又是大叫又是呻吟……清楚得教她想掩耳假装听不见都很困难! 

而且,她发现自己想撤身逃离现场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她已经一脚踏、入“禁地”了! 

在她眼前的是一座好大的凉亭,布置得美轮美奂,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亲眼目睹的情形.教她目瞪口呆的怔在现场。 

她什麽都不能想,只能呆呆的愣住,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她她她……她看到一个好壮的大男人把一个女人压在凉庭的石桌上,正很粗暴的做一种似乎会令那个女人很痛的动作! 

花落的眼中看到的“事实”是,那个女人的表情看起来一副很痛苦的样子,而且还“哭叫”得那麽大声,她一定很痛! 

更“糟糕”的是,这两个人看起来都是衣衫不整的模样。 

纯洁的她,完全不知道那就是男女间所谓的交媾行为,她只知道她好害怕这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她的一双小脚就像钉在地上似的,无法移动,也没有力气走开。 

她想开口大叫,叫人来救救眼前这个“可怜”的姑娘,可是,她的咽喉好像被人掐住了似的,失去了功用。 

她只能苍白著一张绝美的小脸,呆呆的注视著眼前的这一对-- 

她只能无助的看著大男人继续做著让女人大叫的“坏事”! 

南宫开正处於一种放荡的亢奋状态之下,整个人沉醉在名妓燕燕的体内狂肆的冲刺著。 

燕燕不愧是名妓,她那具又香又软的丰腴女体和妖娇放浪的技巧一直是临渊城一带男人痴心梦想的“床伴”。 

然而,今天她却被送进“南郡王府”,成为南郡王可口的点心,这可真让那些“吃”不到她的人急得跳脚。 

但说真格的,她自己倒是快乐极了呢! 

南郡王身强体健,虽不俊美,却多金风流,而且,年轻勇猛又有活力,冲得……她快不行了。 

哦!天哪!她有好久没尝到这麽精力旺盛的壮男人,怎麽不教她快乐呢? 

毕竟,那些成日在她身边来来去去的男人,没有几个像南郡王这样可以同时拥有权势,人又很粗壮,哦!多麽令人喜欢这种滋味! 

她舒服得又是呻吟又是大叫的,心中不禁暗忖,这麽猛健的男人,谁不喜欢? 

就算他多要她几次,她都非常愿意配合。 

她被他奋勇的冲刺弄得快昏过去了,几乎什麽都听不见。 

然而,压在她身上的南宫开,任凭他再怎麽沉溺在纯生理的肉体喜悦之中,一个突然步入凉庭花园里的脚步声,仍传入了他的耳里。 

是哪个仆人这麽大胆? 

他不是已经吩咐过,不准任何人打扰了吗? 

他的粗眉一皱,转眼望向发出脚步声的来处,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 

哇!他在心中暗忖,好一个标致的小佳人。 

瞧她现在就生得这般娇嫩动人,不知长大後会变成什麽天仙模样? 

他的心中一震,也不管身下的女人仍在爽快的哼哼哈哈,整颗心瞬间被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夺去了全部的注意力,他亢奋的眼眸染上了一层浓冽的欲望,锐利的盯住发愣的小女孩。 

一股难言的激奋突然漫上他的全身,他用专注而狂野的眼神盯住她绝丽的小小雪颜,在燕燕的欢快叫声中,迅速宣泄掉体内郁积的热潮。 

直起身子,他拉上裤头,整理好身上略显凌乱的服装,再也无心於石桌上仍兀自昏昏沉沉的艳妓,他神清气爽的大跨步走到小女孩的面前,弯身蹲在她前面。 

她那美得无与伦比的容貌令他瞬间忘了所有的谨慎和疑问,甚至令他忘了她只是一个小女孩,“你叫什麽名字?” 

这样近看之下,他发现她的雪肤远比他所能想像的还要细致粉嫩,简直到了吹弹可破的地步。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大手去触摸她完美无瑕的雪嫩脸蛋,看看是不是真如他所见的那般细致,结果这一触碰,他便再难抽手,竟不觉的沉溺於手下滑嫩的醉人感受。 

不! 

花落害怕的想要退後,她不爱除了她爹以外的任何男人触碰到她,当然,也包括眼前这个壮硕的男人。 

然而,他身上迸发出来的一股强烈的气势让她直觉的不敢乱动,深怕这一动便会惹出他更无礼的举动。 

十年来,除了爹以外,从来没有任何男人可以靠得她这麽近…… 

她无法抑制的打从心底发出阵阵的颤抖,但一想起她是她爹的女儿,便给了她支撑下去的勇气,於是,她勉强保持住不动的姿势,尽量不退缩的回视他。 

然而,他身上传来强烈的男人气息仍让她不自觉的轻颤,她紧紧咬住红嫩的下唇,不愿意轻易向他透露自己的名字。 

因为,这个男人看她的眼光让她觉得好不安喔! 

而且,刚刚他压著那女人的“暴行”,此时仍然在她脑海里逗留不去。 

他见她咬住下唇的轻颤模样,留连在她脸颊上的手指,不舍的徘徊到她的下唇,轻轻抚揉著被她几乎咬出血丝的下唇。 

这一碰,花落再也顾不得礼貌的问题,她的脚步渐渐往後退,避开他粗大的手指,转身正想跑离这个地方,却被他的大掌一抓,一把抱进怀里。 

她完全没料到这个陌生的男人会有这种举动,吓得她大声惊叫,并开始在他的怀里不停的挣扎。 

爹!她要爹!爹在哪里啊?她心急的暗忖。 

他抱住挣扎不休的她,这才想起,她只是一个小女孩啊! 

他不知为何,刚刚一见到她想要跑离开自己,他竟会想都没想的就伸手拉她入怀…… 

难道他昏头了吗? 

不然,他为何会强抱住这样一个陌生的小女孩?甚至看她已经吓得不敢再挣扎,他还是放不下她? 

他低头凝视著她,一看见她的脸色虽然吓得更加雪白,却一点也不减损她粉粉嫩嫩的美丽,更加舍不下。 

“别怕,乖!我不会伤害你的。来!告诉我,你叫什麽名字?” 

他已经完全忘记被他晾在凉亭上的燕燕,试图展开善意的笑容,藉以缓和自己脸上看来豪气粗犷的坚硬线条,想要安抚怀中惊慌失措的小女孩,降低她的惧意。 

这时,却有一声娇嗲的女声从他身後响起。 

原来是燕燕,她恨恨的在心里骂他,想她好歹也是临渊一带的名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床上伴侣,然而,这个南郡王末免太可恶了,竟敢在她的体内“发射完毕”之後,随即把她一个人晾在石桌上,一点都不管她会不会著凉! 

待她从昏昏沉沉的快感中清醒过来时,才发现他……竟跑去逗弄一个小女孩! 

呸!好端端一个艳妓放在这里他不搭理,竟去对一个小女孩花心思,教她怎麽忍得下这口气? 

她原以为他很快就会打发掉这个小女孩,马上回到她的身上继续刚才那令人昏眩的男欢女爱,谁知她等得都快打喷嚏了,他竟然还在那边和那小女孩牵扯不停! 

看来,她不亲自出马是不行了! 

她拢拢凌乱的发丝,拉好脱了一半的上衣,下了石桌,踏过台阶,来到南郡王的身边。 

“哎--哟--王爷,你怎麽可以把燕燕一个人放在凉亭里呢?难道你都不会心疼吗?” 

南宫开挑起一边的眉毛,转头看向燕燕,双臂仍抱住渐渐不再挣动的小花落。 

“心疼?哈哈哈……燕燕,本王的确舍不得啊!”只不过,他舍不得的是怀中这个始终不愿开口的小女孩。 

花落知道自己若再执意挣扎,只会使自己更出丑,只好慢慢安静下来,不再浪费多馀的力气。 

但她盈盈的双瞳不禁蒙上一层备受屈辱的泪雾,染得她的眼眸更加水汪汪的,看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燕燕偷偷看了一眼南郡王怀中搂抱的小女孩,这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天哪!好美丽的小尤物,长大後八成也会勾媚得男人失魂落魄。 

害她一向自傲的绝艳姿色在这个小女孩面前一比,马上失去了所有的颜色。 

她再看看南郡王,发现他已经被这个小女孩勾引得忘了她的存在。 

这怎麽可以? 

她好不容易才被南郡王召进府里,可不想就这样被送出王府呢! 

南郡王有权有钱、体力强健、人又年轻,虽然时常流连於花丛,可是,听那些姊妹淘们说,南郡王至今还未娶妻纳妾呢! 

这不正代表著,若她能善用她远近驰名的床上技巧,吸引住南郡王的极大的兴趣,搞不好……正室或许没她的份,但说不定能让她捞到一个妾的位置呢! 

那她的身价不就可以翻上好几转了? 

想到此,燕燕不由得狠狠的瞪了小女孩一眼,她在心中暗暗立誓,她岂可让这个小女孩抢走南郡王的注意力? 

“王爷,这个小女孩是谁呀?”莫非她没长骨头,否则,干嘛净赖在南郡王的怀里?燕燕恨恨的想。 

只是,燕燕还算是聪明的女人,懂得把这些话吞进肚里去。 

毕竟,南宫开是何等精明之人啊!在女人堆中经验丰富的他,岂会不明白燕燕那点小心思? 

平常他倒还会觉得颇为有趣的,只是此刻不知是什麽原因,燕燕那张娇媚如春花的艳容突然令他觉得好腻。 

他哈哈大笑,“燕燕,我们就到此为止吧!我会差人送你回去的。”足尖一点,他已抱著小花落飞跃出百花亭!留下燕燕一人独自张口结舌的愣在当场,完全失去了反应的能力。 

********* 


花落觉得自己快昏过去了,她在心里暗忖,这个大男人好无礼喔!竟敢紧抱著她不放手,连她爹也不曾如此抱过她,他怎麽可以如此放肆? 

然而,她越挣扎,他却抱得越紧。 

天--谁来告诉她,她该怎麽办才好? 

南宫开抱住怀中的小女娃,大步走向正厅。他的心脏怦怦急跳,怀中的小女孩虽然尚未发育完全,然而,她纤细的身子却有一种更甚於一般女人的清幽润香,很自然的钻进了他的鼻间,充满了他的心肺,让他为之迷惑。 

那种自然散发出的清香气息,既不是乳臭末乾的小奶娃味道,也不是浓妆艳抹的女人味,而这引发他极大的兴趣。 

她究竟是谁?他在心中暗忖,瞧她一身打扮贵气鲜丽、气质不俗!不像是仆佣丫环之流,但南郡王府何时进来这麽一个貌胜天仙的小娇客,他怎麽都不知道? 

跨进大厅,他唤来赵总管。 

“赵老,这个小女娃是谁,你知道吗?”他坐在大厅椅上,双臂揽紧怀中的香软小佳人,他明知蹈矩,却怎麽样也舍不得放开她。 

赵总管跟在南郡王身边已有多年,对於他的风流早已见怪不怪,照理说,他怀中抱个姑娘他不该感到大惊小怪,然而,南郡王这次抱的不是个花娘,而是一个小小的女孩,他不免惊讶的多看了一眼。 

咦?这不是…… 

“王爷,她是月眠岛岛主之女--风扬花落小姐啊!”花落原先安静的待在南宫开硕壮的怀里,不著痕迹的试图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然而,当她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不禁抬起双瞳,望向说话的老者。 

哦?是前天接待爹和她的老伯伯。 

“咦?”南宫开恍然大悟,原来她是风扬月眠的女儿呀! 

“既然风扬老弟大驾光临,怎麽都没有人来告诉我呢?”南宫开一向玩世不恭的眼神带有一丝责怪的“瞪”向赵总管,可恶!难得的贵客临门,赵老怎麽会疏忽至此? 

“这就是我的不对了,王爷,是我请赵总管千万别打扰了你的雅兴。要怪你就怪我好了。”一道男性的嗓音优雅的落下,风扬月眠同时也踏入大厅。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一个比南宫开印象中更俊美无俦的修长男子飘然的站在大厅上,整个人彷如玉树临风般。 

花落一看,高兴得不得了,耶!爹来接她了。 

但被紧揽在南宫开怀里的她仍不敢轻举妄动,深怕会当场出丑。 

南宫开呆愣了一下,不禁望向风扬月眠,哼!才几年没见,他竟益发的俊美,再加上随著岁月而洗练出的逼人英气,他的外貌简直俊美得教人气愤。 

什麽嘛!他这不是摆明要和他南宫开作对?他们这两人站在一起,哪个姑娘家还会注意到他这个南郡王啊? 

南宫开的心里稍稍“不平衡”了一下下,但一接触到风扬月眠清亮深邃的双眸,很快就恢复过来。 

因为,他没有忘记,他面对的是一个深沉难测的对手。 

“哈哈哈……风扬老弟,快别这麽说。你难得来一趟,愚兄怎能怠慢你呢?”风扬月眠笑而不答,一双黑如晶墨的俊眸却望向被南宫开紧紧抱在怀裹的小花落。 

“花落,下来吧!别再坐在王爷怀里,你忘了规矩吗?”小花落一听,整张脸顿时羞得通红。 

她爹从来不曾大声训斥她,他连说话都是轻描淡写的,可是,不知为何,她听起来就觉得很难受。 

她的心里好疼喔!难道她爹不高兴吗? 

她乍见到她爹的雀跃之情瞬间转为惊慌失措,她不想……爹讨厌她啊! 

她开始设法挣开这个南郡王的怀抱,想跳下地来;但南宫开却将壮臂一收,将她抱得更紧,双眼也挑衅的看向风扬月眠,别有用意的笑开一口白牙。 

“风扬老弟,打个商量如何?” 

“商量?”风扬月眼也微微一笑,他那若隐若现的笑意,令人看来带有一丝诡异。 

“是呀!把你家这个女儿给我吧!我想娶她为妻。” 

什麽?花落一听,小脸霎时吓得惨白,心脏差点停止。 

不!她不要!她不要嫁给他!她想待在爹的身边一辈子,她早就在心中立定志向了。 

她相信爹,爹一定不会把她嫁给这个可怕的男人的,是不是? 

她乞求的目光看向风扬月眠,企望能从他那里得到允诺。 

“你先把花落放开吧!”风扬月眠淡淡的一笑,沉静坚定的目光显示出,若南宫开执意不放开他女儿,就什麽都没得商量了。 

南宫开与风扬月眠对视了一会儿,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花落。 

他双臂才松开,小花落便迫不急待的跳下他的膝盖,三步并作两步的奔至她爹的身边。 

风扬月眠轻抚了一下她的发顶,这让南宫开看得醋劲大起。 

就算花落目前只是个小女孩,他仍觉得“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触了一般。而且,就算他是风扬月眠的女儿,他仍讨厌风扬月眠享有恣意“碰”她的权利。 

“怎麽样?可以谈了吗?”没什麽耐性的他急急的催促风扬月眠。 

“王爷,”风扬月眠笑笑的迎视他不耐烦的双眸,“花落受到不小的‘惊吓’,她必须要休息了。要谈,等我送她回房後再谈。” 

“罗安!”南宫开不愿再拖延,朗声一喝,唤来专门保护他的随身侍卫,“送风扬小姐回房。” 

罗安领领命,立刻护送小小的风扬花落回翠涵楼。 

望著他们渐去渐远的身影,南宫开粗声粗气的说道:“这下总可以了吧?” 

“可以。” 

“你是说”南宫开一听,顿时喜出望外,双目也炯炯发亮,“你答应把女儿嫁给我了?” 

“没错。”风扬月眠气定神闲的回视他,“王爷,只要你在尚未迎娶花落之前,能够不近女色、不纳侧室,一待花落满十六岁,我必定将她嫁给你。” 

什麽?!这……简直是在给他出难题嘛! 

风扬月眠又不是不知道,他身边一向不能缺女人啊! 

南宫开的一双粗眉难看的皱了起来,要他在未娶花落之前不近女色、不纳妻妾,这分明是在刁难他嘛! 

他可是个再正常不过的健壮男人,如何能忍受没有女人侍寝的日子? 

而且,不纳妻妾还好说,可是,不近女色……这末免太强人所难了嘛! 

“没有转圜的馀地?”他面有难色的望向风扬月眠,同是男人,难道他会不明白他的“为难”之处? 

“如果王爷觉得太过勉强,那这桩婚事就作罢吧!”风扬月眠闲适的说道。 

跟风扬月眠交易这麽多次了,他怎麽能忘记眼前这位月眠岛岛主是一个多麽厉害的商人。 

想到小花落鲜嫩动人的雪颜,娇美更胜春天的百花,一身白肤胜雪,无瑕莹润如玉,一旦长大成为青春少女,不知会是多麽迷人? 

南宫开原先风流浪荡的心,在想到花落时全融化了…… 

“好吧!我答应你。” 

就这样,花落的终身大事就此决定。 


********* 


花落被送回翠涵楼後,始终无法静下心来。 

她的一颗心悬在那儿,七上八下的忐忑不安,一个人在屋内踱著小小的步子走来走去。 

爹不会真的要把她嫁给那个既粗壮又鲁莽的南郡王吧? 

她好讨厌他喔! 

因为,他既蛮横又无礼,而且,她方才还看见他把一个大姊姊压在石桌上,将她欺负得哇哇大哭,所以,她真的很讨厌他! 

反正,除了爹以外的男人,她全都不喜欢,她只爱爹一人!她只想嫁给爹! 

爹啊!不要把她嫁给别人,不要!她在心中呐喊。她越想越慌,不觉摇起头来。 

“花落。”一道温雅平和的声音传入室内,具有一股安抚人心的作用。 

花落一听见这熟悉的呼唤,心脏重新又输入了活力。 

“爹--”她快乐的抬起头,小跑步迎向她心爱的爹。 

“爹……爹……”突然,她又停下脚步,踌躇不前的望向风扬月眠。 

“恩?”他走到几案前坐下,温和的看著花落,似乎在鼓励她说下去。 

“爹,我……我不想嫁给那个王爷……”她再走近一点点,怯怯的伸出小手拉住风扬月眠的衣角,轻轻的摇了摇,“爹,我不要离开你,你不要把我嫁出去,好不好?” 

“花落,”他也不拂开她的手指,任她拉住衣角,低柔的嗓音轻轻荡进她的耳里,“告诉爹,你可愿意相信爹?” 

她抬眼望进她爹出奇深邃黑湛的俊眸,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要被吸进去了一样,呼吸顿时变得困难起来。 

她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那你可愿意相信,爹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她又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每次,只要一望进她爹深邃的双眸,好像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外,她就什麽都不能想,彷佛被催眠了一样。 

“好,那你下去吧!”他淡淡一笑,转眼回到几案上的书册上。 

“爹……”她多想再跟他说说话,因为,他醉人心肺的嗓音,好好听喔! 

“嗯?” 

“爹,我……”然而不知为什麽,每次一待在她爹的身边,她总是紧张得不得了,而且随著年纪越大,情况好像越严重。 

尝试了几次之後,望见她爹那张令人著迷的脸上,那抹似疏离又似熟悉的淡淡微笑,终於,她放弃了努力。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脸红红的、安静的退了下去,不敢再打扰她爹。 
七郎在线 x
联系客服办理VIP会员
点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