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编辑个人资料-修改头像

人数:

活动:

性别:女

加入:17207 天 之前

上次登陆:17207 天 之前

简介:

爱好:

妹妹的阴道

类型:乱伦小说 查看:112 加入时间:477 天 之前

  直到灼热的阴茎抵在自己的阴道口,床上像死鱼样的女孩才弹跳一下,身子重重的落下,女孩眼中满是恐惧眼底竟有了血红的血丝。不、不!你不可以这样。男人以为她怕,急不可耐的在她额间落下安抚的一吻,下身坚定的推进女孩体内。那层薄薄的处女膜没有阻挡坚定的男人,下身一阵疼痛妹妹扬起脖子贝齿死命的咬住了口中的睡衣。

“乖,忍下。”男人抬手擦去身下女人额间的冷汗,阴茎深入女人体内一动不动。他也忍的很难受却在女人适应後才轻摆起结实的腰臀,由慢到快、由浅至深。

不知何时妹妹的双腿已经环在了男人腰上,她为自己悲戚却仍无法抵抗身体的本能。男人拿去她口中的睡衣,她的嘴恢复自由她没有泄愤的咬男人一口,也没有大声呼救而是娇媚的呻吟出声。她为自己悲凉,紧咬下唇阻止那不知羞耻的声音却被男人一记狠顶狼狈张开了口。

“我很喜欢,别压抑。”男人解开她的手,却唯恐她反抗,身下的动作又快又狠,她呻吟著、颤抖著、无助的环住男人的肩,男人很亢奋咬著她的唇不放,下身像打桩般不停歇。

“嗯……痛,痛。”她疯狂的摇著头却缓解不了体内让她手足无措的感觉,她曲起手指在激情中抓挠男人的肩膀,留下一条条痕迹。直到两人同时高潮她才像破布般从男人身上坠下,她双眼空洞的看著侧边的墙壁,男人却又捏住她的脸和她接吻温存。

为什麽会这样?她像没有生机的布偶被男人搓扁捏圆却在男人再次勃起翻身虚俯在她身上时猛然惊醒,受到惊吓般将男人推倒她惊慌後退狼狈摔落在地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尖叫著拿起手边的东西,不论什麽看都不看就砸向男人直到手中抄起浅白和自己的合影时她停了,失魂落魄的赤身裸体坐在地上良久,她仿佛疲累极了闭眼呵斥道:“滚出去!”

“祈儿。”男人走过来一步她却像见到毒蛇般不住的後退。

“滚出去!滚出去!”她发疯的尖叫,男人无奈不放心的看了她一眼终是无奈的离去。直到关门声响起她才脱力的躺在地上,抱著浅白的相片哭到昏厥。

哥哥趴在贝尔脖间粗喘不已,从两人泥泞的交合处抽出自己的性器,哥哥抱著贝尔体贴的清洗两人的身体。“如果你只是个平凡的小姑娘,你会恨我吗?”

贝尔还没从高潮中喘息过来,全身无力的窝在哥哥怀里,她睁著一双大眼看著哥哥坚定的摇摇头。她现在全身都很痛,手腕也在身体上下浮动中磨掉了一层皮,可她不恨,她恨不起来。

“为什麽?”

是啊,为什麽?为什麽不恨强奸了你的人?贝尔蹙著眉思考,“因为你很温柔。”

温柔?哥哥笑笑,理整齐贝尔的乱发将人拥到了自己怀中。自己若是温柔便不会为了一己之私罔顾祈儿的意愿,将她强奸,他若是温柔便不会觊觎自己的妹妹这麽多年,他若是温柔便不会看著祈儿挥泪离开苏浅白,他若是温柔……

他永远忘不掉当夜他是多麽的害怕,他害怕祈儿会做傻事。他真的很怕,一整夜他都守著监视录像看著眼睛都不敢眨动,摄像头是他偷偷安装在祈儿房里的。那夜他看著祈儿哭到昏厥却没办法出面,直到确认她睡了他才潜进她的房间,把哭的像泪人儿一样的人儿放在水里清洗掉爱欲的痕迹,又换了床单将人放进被窝里。

他爱她却又自私的伤害了她,这两年间他绝口不提当年的事,他真真怕极了祈儿的怒火!可他现在依旧自私,他渴望祈儿会像贝尔一样看到他的温柔,忘却他失去理智的一夜。

叮铃。

一阵不知好歹的铃声响起,欧轩放缓自己的动作在凯特琳娜口中悠然的抽插,语气不善的开口。“你说什麽?我马上到。”不知对方是谁,听到那人的话语欧轩异常兴奋,抽出满是口水的肉棒欧轩拿起外套冲出了房门,时间紧迫到告别都没说。一路狂奔,马不停蹄的到达家门,欧轩将车停在雕花铁门前。他的人都在庭院中的走道上站著,询问过才知他请的人早已不客气的在餐厅就餐。

长腿迈开,他进去时看到的就是那人坐在餐桌前举止优雅的进餐。那人就像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海棠花,不论何时都散发著淡淡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他在那人对面坐下,枕著臂趴在长形餐桌上眸子含著笑兴致高昂的看著对面的人仍是不紧不慢的吃著晚餐。

庄瑾眠扫了欧轩一眼,拿餐巾拭了下唇角将尊驾移到客厅的沙发上随手抄起茶几上的财经杂志。佣人将水果放在庄瑾眠手边,欧轩看著以主自居的人笑了起来,怎麽到现在不仅那人连佣人都无视自己。自认歹命的转移到那人对面,顺手吃了几块水果。直到将杂志上的内容看的七七八八,庄瑾眠才起身转身上了二楼。“借宿一宿。”庄逦为个妹妹把这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哥哥都赶出来了!

“好啊、好啊。”乐呵的合不上嘴的跟在後面,欧轩心里笑的都能开出朵花了!瑾眠竟然主动留宿,还能有什麽比这更开心的事?对於欧轩狗皮膏药一般紧贴著他,庄瑾眠早就习惯了。可当欧轩腆著脸到他的房门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庄瑾眠不禁有些怒了。“这麽多年,你还没玩够?”语调虽然仍是不疾不徐,可欧轩看的出来他生气了。

“对著你这麽个美人儿怎麽可能会腻!”欧轩狗腿的伸手打开门就差捏腰捶腿了!

美人儿?明显的拧起眉,他最讨厌别人说他面相柔。“出去。”摔上门,庄瑾眠洗完澡走出浴室就发现欧轩翘著腿躺在他的床上。看到人出来,欧轩噌的一下爬起来,“现在时间还早,我带你出去怎样?”说著还猥琐的挑挑眉,“让你近近女色。”

庄瑾眠擦拭著他稍长碎发的手停顿了一下,厌恶的皱起眉。“我不喜欢那些。”

“你不喜欢女人?”欧轩故意曲解明知故问,忽然他两手环胸惊恐的後退几步。“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可怜兮兮的说完,还故作弱不禁风的频频眨眼。恶心的庄瑾眠一个颤栗。

看著一个大男人双手环胸一副被调戏的良家妇女模样,庄瑾眠难得的嗤笑出声。不论怎样博得美人一笑,欧轩还是认为很‘物超所值’的。“走,哥哥带你开开眼。”

虽然庄瑾眠很看不惯欧轩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怎麽说也是多年的好友,也没怎麽给他脸色。“劳累了一天很累,你去吧。”这件事事发突然,庄瑾眠不得不对庄逦食言。为了致歉,庄瑾眠马不停蹄的赶来却不想家不能回,庄逦还借词推脱没时间陪他。他这个妹妹生性真是凉薄!

“真无趣!”欧轩又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他难道不需要解决生理问题吗?“你难道一辈子不沾荤?”要说这世上还有不吃鱼的猫,打死自己欧轩都不信。“你有喜欢的人了!”

看著一惊一乍跳到自己面前的欧轩,庄瑾眠只得无奈的叹口气。从小到大欧轩一直缠著他,他也隐约明白欧轩的意思,只是他对那事真的提不起一点兴趣。“我对那些没兴趣。”又强调一遍,庄瑾眠坐在床上明显赶人的架势。“你出去吧。”

这麽著急赶人?欧轩垮下脸来,“好久没见,你著急著赶我。不然,我们一起睡。”

看著欧轩眉飞色舞的脸庄瑾眠真不想打击他,不过庄瑾眠还是冷下脸。自从他感觉到欧轩的意思,他就刻意疏远了欧轩,既然是百分百不可能又何必给人希望!“我不习惯。”

“真狠心,”欧轩的语气颇有说‘戏子无义’的味道,他起身整理下衣服开口,“早点休息。”出了房门,欧轩也没了外出的心情。灰溜溜的回房洗尽一身疲累,打开小几的抽屉拿出里面的相集,欧轩神游的看了封面几秒又放了回去。

玩什麽把戏,平时都是和庄逦两人一起睡在她房中,今日怎麽突然把自己赶出来了。当庄逦将蹇墨指到妹妹隔壁的客房时,庄逦的打算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妹妹实在耗尽了打碎庄逦幻想的精力,无力的摆摆手倒在床上便是死鱼状。

被一阵铃声吵醒,妹妹烦躁的皱起了眉。她还没睡一会儿,怎麽在这个时候响起了铃声!

耐不住寂寞,我出门了。─庄逦

庄逦在搞什麽鬼?看了下时间已经将近十点锺了,为什麽没人叫自己起床吃晚餐?饥肠辘辘的爬起床,妹妹打开门却发现门外没有一丝灯光。佣人这麽早就睡了吗?“艾瑞丝,艾瑞丝。”整个屋子静静的,妹妹伸手打开灯跑到艾瑞丝房门前,敲了门依旧没有人回应。好奇怪!打开门,房内没人。又接连打开几间,结果都一样。到底是怎麽回事?疾步走到蹇墨门前,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蹇墨像个宅男一样对著笔记本不知在做什麽。

咬咬唇,妹妹好像明白庄逦的意思了。“怎麽会空无一人?”

蹇墨看了屏幕一眼,起身站了起来,这时笔记本外音传来一个紧张的女声,“她是谁?”话音满是控诉,像是捉奸在床的妒妇。

嗯?妹妹呆愣在原地。看来蹇墨是有个女朋友而且很善妒,蹇墨的眼光应该不差,如果把这件事声情并茂的告诉庄逦自己就又可以恢复单身了!在妹妹在心里打小九九的时候,那个女声戛然而止,回话结束。妹妹也没怎麽在意,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蹇墨出门一看果然,全部的人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人走不走对妹妹没什麽影响,现在重要的是她饿的前胸贴後背了。妹妹是只会煮粥,而问了蹇墨他是连粥都不会煮的人,就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像哥哥一样‘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正在妹妹退而求其次抱了一堆零食开吃的时候,哥哥竟来了!

妹妹咬著嘴中的食物,看著哥哥进门抿著唇不言不语。哥哥进门视线一扫发现佣人都没在,只有两个穿著睡衣的孤男寡女!哥哥笑笑走到祈儿身边,“佣人呢?怎麽吃这些东西?”

独自走掉太过失礼,蹇墨就坐在妹妹对面,妹妹抿著唇笑下将食物推到蹇墨手边。

“都没在。”

哥哥坐在祈儿身边,将人拦在自己怀里怜惜的摸摸祈儿的脸。“想吃什麽?我去做。”

“我不饿。”妹妹没有反抗,乖乖的让哥哥的手放在自己腰间。只是说著不饿,手却不停的拿袋中的食物,明显的表里不一。

哥哥和妹妹是亲兄妹,有些方面很像。像在生气这方面,两人发泄的方式都是生闷气而且难以察觉。哥哥是一直笑著,透过语气、表情等完全看不出。除非是他的怒气积攒到一定的地步,弄疼了妹妹,妹妹才会知道。而妹妹却没有这麽高深的道行,哥哥只要听到妹妹的声音,那种倔强却又闷闷的音调他便会知晓。

听到妹妹的声音哥哥明显的愣住了,难道祈儿被欺负了?条件反射性含笑看向蹇墨,却发现蹇墨看著自己,迎上自己的目光也是一样毫无波澜的继续在自己身上打量。两人各自心思百转的相互打量著,哥哥一笑将视线移到妹妹身上调笑著询问,“谁惹我的小宝贝儿生气了?”

小宝贝儿?他一定也是这麽叫凯特琳娜的吧。妹妹的头垂的低低的,闷闷的吃著手里的东西若无其事的开口,“没生气。”

“口是心非。”笑骂一句,两人的姿势亲密的异常,哥哥笑说这句时已经完全的将妹妹抱在了怀里,咬著耳朵说的。蹇墨看著亲近的两人眉心一动,继续悄无声息的暗暗观察。“今晚回去吧。”

“不要。”脱口而出的拒绝,让两人都是一呆。妹妹是暗叹自己的莽撞,而哥哥则是思虑千回,思及妹妹近段时间的反常好像一切都和凯特琳娜挂钩。

难不成,“吃醋了,嗯?”

“我没有。”一句话没什麽威慑力,反而让哥哥觉得怀里的人儿委屈极了。这反映更是确凿了哥哥的猜测。既然知道了问题在哪儿,现在正是解决问题的时候。这种私房秘事哥哥当然不想让第三个人观赏,意味深长的忘了蹇墨一眼,哥哥抱著妹妹起身,“明日见,今晚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起身,看著两人离开,蹇墨若有所思的伫立几秒才转身回房。

“我不回去。”在哥哥怀里挣扎著,妹妹拉著哥哥的衣襟低声反抗。这种感觉哥哥很享受,好似在撒娇。打开车门,哥哥没将妹妹放在副驾驶座而是直接放在了自己腿上,急不可耐的含著两片香唇,几度吮吸哥哥才喑哑著开口,“对我不理不睬六天,我都遗精了。”

“胡说。”对著哥哥的柔情攻势妹妹软化了,话语中满是对男人的控诉。她不在的六天,也不知他和凯特琳娜是如何逍遥呢!

“还说没吃醋。”察觉到妹妹的退步,哥哥的一双大手不安分的滑到妹妹的睡衣里罩住妹妹的双乳。“你不喜欢凯特琳娜,我明天就让她搬出去。”

不是凯特琳娜的问题,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对於哥哥的说辞,妹妹明显的不满意。一言不发的抽出猥亵自己乳房的大手,妹妹表示不满意。


七郎在线 x
联系客服办理VIP会员
点击咨询